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灵台传奇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第七章紫晶玄铁    无极忽然掐指一算:“大王洪福齐天,现有一件宝物紫晶玄铁送到,天机不可泄漏,请大王立即下山,在崆峒山右等候。”  “紫晶

第七章紫晶玄铁    无极忽然掐指一算:“大王洪福齐天,现有一件宝物紫晶玄铁送到,天机不可泄漏,请大王立即下山,在崆峒山右等候。”  “紫晶玄铁?”  姬昌脸上虽仍是沉静如故,内心却大起波澜。这紫晶玄铁可以说必是无极所说的宝物。紫晶玄铁是天下方国首领梦寐已求之物,分上、中、下三品,下品玄铁称为黑云玄铁,用来铸造成的兵器,锋锐刚猛。中品玄铁称紫云玄铁,用来铸造兵器,则刚柔相济,轻重随心。而上品玄铁便是这紫晶玄铁,据说能吸收天地间的能量,且和主人心灵相通,以此物镇国,必是万世昌永。不过这玄铁本就是旷世难遇之物,而紫晶玄铁更是千载难逢,似乎已成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中。  在大夏有个叫古胡的商人,他在行商南海之时,在一个孤僻的岛屿上遇上了一头恶蛟,幸亏所带的部属中有几个高手,在死伤了十几个人之后,终于把那头恶蛟杀死,随后在恶蛟的洞穴中找到了紫晶玄铁。此后紫晶玄铁一直成为各方国争夺的对象。而不知怎么落在狂风巨盗手里。  姬昌再次拜谢了无极下山。  此时正值黄昏,西天流云如火,晚霞似纱,时时有林鸟低飞而过,神态千姿各异,姬昌叹了口气,这样的景色若是不能全心欣赏一番,则实是人生的莫大遗憾。  就在这时,胡思乱想着的姬昌却发现对面的林中透出一缕火光,聚集了许多人,就展开魅影身法,悄无声息的掩了过去。  月上中天,正是三更的时候,随着一颗流星烟火飞上半空,聚集在谷口的众人向山谷中冲杀了过去。他们早在悬崖边沿绑有滕索,顺索而下,正是那山谷的入口,每个人的头上都系有一条红丝带,以用来分别敌我。转过山坳,只见有四十来人汇集在谷口处,手中拿着各式兵刃,而前面只有百十来步远的地方是一座帐篷。  众人发了一声喊,一起冲了过去,姬昌紧随其后而来。冲到前面的人已传来惊呼惨叫之声,其中夹杂着机弩绷簧的声响,转瞬间箭如雨下。  姬昌由于距离他们较远,箭支飞到这里时力度减少了许多,天意八卦剑挥动,交织起来的光幕,把大部分飞箭挡住。  箭雨终于停了下来,但随着箭雨的停止,十来个黑衣人出现在四周,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血红的狰狞面具,向他们攻杀了过来,虽然只是这么十来个人,但气势却如千军万马冲杀敌阵一般,行动之间亦如狂风扫落叶般,让人观之胆寒。姬昌知道,这就是江湖上让人闻名丧胆的狂风巨盗。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气势如山的人,他脸上的面具尤为可怕,手提一柄双尖长矛,奔行速度快,他一眼看到了姬昌,就直奔而来,在姬昌身前丈许处便扬声作势,随着一声大吼,长矛化做了一条恶龙向姬昌扑击而来。他的动作给人一种协调完美的感觉,似乎全无半点的勉强,浑身上下亦无丝毫破绽,显然也是一个修为进入了化境的高手。  姬昌双目如电,全不顾虑自身似的,剑势展开,崩发出了一道道闪亮的剑芒,有如银蛇狂舞般,组成一幕森寒的剑网,罩向黑衣人,他更在每一剑劈出时,手腕巧妙的加以抖动翻转,使长剑所劈的方向变化不定,莫测难防。  此时,余下的三十几个头缠红丝带的人和十几个黑衣人捉对厮杀了起来,狂风巨盗擅长联手攻击,但一个要对三个敌人,而他们的首领又被姬昌缠住了,一时脱身不得,使他们不能结成阵式,发挥的杀伤力。  姬昌脸上沉静如故,长剑挥舞间,光华如电,紧紧的追击着狂风巨盗首领,仿佛永不知疲倦似的,但他内心清楚的知道,因为自己主攻的原因,体力的消耗远大于对手,盗首已能渐渐站稳脚跟,并开始展开还击了,这人的实力实是强悍无比。  久攻不下,黑衣人大怒,长矛一挺,和姬昌硬拼起来,随着剑锋和矛尖交击在一起发出的一声巨响,两人分散开来。  这一声巨响全场皆闻,山谷中更是回音传荡,久久不散,相交的劲气使四周的人面如针刺,双目难睁,更隐约见到两只巨大的彩蝶在空中飞舞,仔细一看却是那黑衣人脸上的面具,被剑气割裂,飘荡在空中。  两个人身上都出现了血迹,姬昌的肩膀、手臂上鲜血飞溅,此时看上去和一个血人相似。而黑衣人的脸上也出现一道伤痕,鲜血缓缓流下,形状可怖之极。  姬昌忽然脑中电光石火般想起一个人来,不由喊道:“矛霸风无涯,想不到你这商纣的卫队首领竟是狂风巨盗中的人。”  风无涯人称“矛霸”,十年前姬昌在朝歌朝见商纣的时候,和他见过,两人曾几次探讨天下武学的奥妙。当时,风无涯担任商纣卫队首领,武功在当朝数一数二,深得纣王喜爱。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纣王要杀他,风无涯逃出了朝歌,没有想到他居然成为天下闻名的大盗!  黑衣人一把撤掉面具,露出一张表情威严,有三缕黑须的脸庞,容貌古朴,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目射厉芒,冷喝道:“世上想不到的事多着呢,岂是尔等所能预料的,今日你们都得死。”  风无涯认识姬昌,知道他是西岐首领,所以以为他是那三十几人的首领,正要扬矛上前,却感到刚才明明已经消溶的剑气忽然从丹田窜了出来,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下,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在全无防备下,竟受了不小的内伤,一时也已动弹不得,只能用目光恨恨的看着姬昌。  就在这时,忽听剑吟声大作,一道炫目的剑光从谷口的山崖处飞掠而来,气势有如惊虹,正击中在姬昌的天意八卦剑上,两剑相交,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仿佛粘在一起似的,跟着一个身穿彩衣的身影顺势而下。  一彩衣女子俏然站在风无涯的面前,手中反握着一柄光华流转不定的宝剑,身材高挑,秀发高高扎起,用纯白的逍遥巾绾上,一身简洁利落的玉袍,衬得她肌肤如玉,清秀绝伦,眉梢眼角间流露出的神态更显得高贵美艳,脸上罩着一袭白纱,使一张艳容时隐时现,那种朦胧的姿态更是让人心旷神怡。一股暗香在谷中缓缓流动,仿佛雾气升腾般,有种亦真亦幻的不真实感。  风无涯沉声道:“特使怎么现在才来,风某人可是等的很辛苦呵。”口气中暗含怨恨,如果不是为了等她,以狂风巨盗来去如风的行径如何会被别人盯上算计。  以他的武功实力,并不惧怕眼前这个道宗特使,但对方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和人物却是他惹不起的。因为这女子的忽然来临,使本来激烈的打斗渐渐停止了下来,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众人仿佛忽然就陶醉了,脸上变得无比怪异。  姬昌忽然想起姜子牙曾说过关于道宗的一些情况,不由大叫道:“大家小心,这是梦幻镜花香。”  已经来不及了,“梦幻无穷处,镜花缘自生。”那女子一边用梦境般缥缈的音色说道,一边轻舞着彩衣做了一个随风欲去的姿态,彩衣飘舞,意态轻盈,所有的人在忽然间都感到那女子化身成为了天上的仙子,流露出一种不是凡俗所有的美态。  那三十几人咽喉深处发出了丝丝的低吼,有如野兽的嚎叫,可偏偏一步都动弹不得,只是沉迷在幻境中不能自拔而已。  只有风无涯和姬昌两人仍然能够保持着清醒。风无涯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三寸长的扁形长盒,递给了那道宗特使,并道:“风某幸不辱命,已顺利的夺得紫晶玄铁,可恨却让这些混蛋给盯上了,使我损失了不少兄弟,更拆穿了我的身份,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说到这里,他狠狠的盯了一眼姬昌,“特别是这个人,他更使我身受重伤,如果不是特使及时赶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那特使伸手接过了紫晶玄铁,笑语盈盈的道:“这些人得罪了风统领,自然就要由风统领来处置,不过这个人风先生能否让给我红月特使一试其身手如何呢?”  “那是当然。”风无涯道。  红月特使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向姬昌走来,她行走的姿态给人一种高贵端庄之感,可骨子里又隐隐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红月特使含笑的看着姬昌,道:“这位兄台,能告诉红月,你为什么不受梦幻镜花香的影响吗?”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纤纤玉手轻抚向姬昌的胸膛,就象一个妻子向丈夫撒娇般的相似,给人一种深情款款的样子,但姬昌却清楚的知道,自已胸膛处有三处要穴尽在对方手势的控制之下,显然红月特使怕自己使诈,故而杀机暗藏。  红月特使惊讶的发现姬昌的目光仍然清澈如水,显然并没为她爱藏的杀机所影响,这种在姬昌身上表现出来的定力对于她来说可是极为罕见的,多少也有些伤了她的自尊心。她忽然觉得浑身一阵冰冷,姬昌虽然在那里没有任何行动,但她的一举一动却都在他全身真气的笼罩下,只要她发力,她必然全身都遭重创。  红月特使微微叹息着,柔声道:“我奉师尊之命前来取这紫晶玄铁,如今受挫于你,这紫晶玄铁你便拿去吧。”  姬昌拿起装紫晶玄铁的小盒,竟是出乎意料的沉重,仿佛有一种生命的悸动从盒中传出,在向他招唤。略一沉吟,姬昌道:“如此姬昌就多谢了!”  “你是文王姬昌?”红月特使惊道。  “不错。”姬昌道。  “我师父乃黑山国国师,想以此宝物平定天下。但我听人言,方今世间,顺天意者乃西岐文王。此宝物为您所得,实在是天意啊!我当回复师父,永不和西岐为敌。”红月特使道。  姬昌施礼道:“姬昌多谢!”    第八章剿灭密须    回到密须城下西岐大营,众人接入,姜子牙肃容对姬昌道:“王爷,现在已经到了密须附近,下一步如何做,还请王爷示下。”  姬昌拿起了茶盘中的茶壶,倒了两杯茶,然后举杯喝了口仍有些温热的茶水,这才开口道:“我这次崆峒之行,获益非浅。攻克密须,只在造成一种威压气势,敦促密须军民来降,切不可再一味强呈武力,多伤人命。”  密须城下,西岐军队出动了所有步兵,以重装步兵列在前缘,手中一人高的巨盾足可以抵挡住任何利箭;大型投石机和攻城车由马匹拖着,跟在步兵的后面,在进攻的战阵两旁则部署了少量的骑兵守护,战马不停的来回飞驰,传达着一条条的命令。  密须的守军紧盯着西岐军队的来路,手中的弓箭已是绷得极紧,人则蹲在箭孔下,眼睛却是看着身后的主箭楼,因为作战的命令将会由那里传出。  “弓箭手预备!”  守军从城垛下直起了身子,弓箭向着下方瞄准起来。  西岐军队的长阵内传出三声炮响,阵营立变!只见西岐军队的阵形由一变三,把一个正规的长阵裂变成了三个冲击阵,十多辆投石机被快速的推到了阵前,而弓箭手亦在同一时间由重装甲步兵的身后冲出。  “西岐军队突击了,大家稳住!”指挥官急燥地叫着。因为主箭楼仍未下达作战的命令,所以作为基层指挥官的他也没有下令还击。  本来看似冲向北,东,西三处城门的军队突然向北门靠拢,到了现在守军才明白西岐军队是要凭借兵力优势,进行单点突破。  西岐军队步兵冲到离密须城不到百米时,主箭楼方向才传来一声炮响,指挥官大喜,手中的长矛往上一举,下令道:“放箭!”  城上的弓箭手以快的速度向着城下的西岐军队不停的放着箭,没有人敢停下来,因为所有人都清楚此刻正是在同死神作战,而赌注便是自己的性命;刚开始时射手还会定弓,平箭,瞄准后才把箭射出,但只过了一会便开始盲目乱射了,其实现在城下西岐军队还在射程之外,密须军队一箭都不会命中。  浓烟四起,直贯穹苍,把落日的余辉完全遮闭,天地间一遍混浊。西岐军队给密须军一种无比的威压。  第二天,西岐军各式队旗纷纷从平原上升起,三万名士兵坚定地驻立在阵前,在弓箭射程以外的地方严阵以待。令旗挥动。晨光中,战马在迎风长啸,伴和着武器的振鸣,车声辚辚。一个个方阵在指挥官的喝令下整齐地缓缓前行,步兵们整齐划一的竖起长刀锐矛,方阵的上方一片冰冷的闪光。  “投降吧。”指挥官轻轻挥了一下手,周军士兵们纷纷向密须军喊话。  密须城里,正当众人喧喧嚷嚷,商讨如何应对之时,一个宦官尖叫道:“皇上驾到!”  众官跪迎中,先有十八大内侍卫开道,然后便是密须王。  密须王着脸色暗淡,道:“各位将军忠肝义胆,尽心竭力,朕甚感安慰,无奈西岐军队如狼似虎,恐怕也是挡不了多久的,到时候只怕朕也无安身之处了。”  太傅姞雅立起身来,在众人沉思时,先对密须王行了一礼,然后道:“圣上大可不必担心,我军勇敢善战,相信西岐嚣张不了多久了!”  密须王点了点头,心里舒服了少许,随既侧身对守城元帅西乞伽马问道:“将军以为如何?”  西乞伽马恭敬道:“微臣以为我军应以慎战为上!相持既久,西岐军队劳师远征,必不战而溃。”  密须王道:“就依大将军!务必确保城池不失!”  西乞伽马道:“是,陛下。”  密须城中,地面微微震动,林中惊鸟乱飞!西乞伽马蓦然凝视前方,神色凝重,双拳悄然握紧,已是察觉到前方数里外大队人马正在奔驰而来,数量之多,让人惊骇!  众人耳畔蓦然响起震撼天地,如鼓点般的马蹄声,远处尘土飞扬,蔽天遮日!地平线上漫天尘土中忽然涌现密密麻麻如潮水般的大军,数量足有数万人。全副武装的重骑兵,手持着战斧长枪,锋利地刀口光影汇聚成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士兵们全部披挂着明亮耀眼的盔甲,姬昌的五千重骑兵展开成严整的突击阵势奔袭而来。   共 84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昆明市癫痫病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乱心1

下一页:一曲离殇荡忧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