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音乐节上的女性她们每一次惊世骇俗都是人类的一次进步

2020/09/23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音乐节上的女性 | 她们每一次惊世骇俗 都是人类的一次进步题记:在任何主流音乐节,女性音乐人的数量都很难超过男性。然而,她们的每次出现,

音乐节上的女性 | 她们每一次惊世骇俗 都是人类的一次进步 题记:在任何主流音乐节,女性音乐人的数量都很难超过男性。然而,她们的每次出现,都是一次独一无二的事件。今年,当草莓音乐节公布阵容时,很多人都说一定要去看窦靖童,当然还有你们的老公陈粒。这让我想起,在2014年草莓音乐节上刷爆我朋友圈的张曼玉。她们俨然成为这两年草莓音乐节的最大卖点。相比于乏善可陈的国内男性摇滚人,她们每一个都太不一样了。 不同于满大街的整容网红脸,在音乐节的女性,她们都在竭力地表达着自我,遑论是非对错。 1969年,两名青年组织了一场音乐节,名字叫“伍德斯托克”。它以爱与和平为口号,在3天之内吸引了超过40万名的美国年轻人。在这里,谁都可以赤身裸体,因为不分男女。 事实上,这些人是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对当时美国社会“性别歧视”的反抗。她们毫无顾忌地展示自己的裸体,男女彼此和平地待在一起,如同在家一样自在。重要的是,她们将对社会的不满,转换成为一种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待。 1997年夏季,女歌手Sarah Mclachlan创办了Lilith Fair音乐节,参加歌手全部为女性。音乐节持续7个星期,有数十万人次乐迷入场,是当年全美最受欢迎、最卖座的巡演,重要的是,在票房上首次超越了男歌手。 (图注:Lilith是希伯来神话中的人物,她是伊甸园中亚当的第一任妻子,她要求享有与亚当同等的权利和地位,后被亚当逐出伊甸园) 当时欧美流行乐坛处于男性统治中,很多女歌手似乎只能表现性感、温柔、善良的一面。Lilith Fair音乐节用一种群体力量的形式,把各种肤色各种风格的女性聚集在一起,回击了主流文化对女性的YY——我就是我,不是谁的玩偶。 1999年,Kurt Cobain的遗孀Courtney Love在音乐节上公开露乳。事后没有任何道歉。姑且不谈Courtney Love这种行为,在舞台上,这种我行我素的态度值得玩味。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社交媒体禁女性露胸,台下的Courtney Love参与过“解放乳头”运动。该不该禁止是个议题,但至少女性的意见应该得到被人听到。 在2010年Lollapalooza音乐节,穿着网状上衣及肉色内裤的Lady Gaga,突然跳入台下的人群中,衣服都被扯烂。Lady Gaga并不在乎。“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但有你们的支持,给我无比勇气,而现在我把勇气交出来。” Lady Gaga这一幕成了音乐节历史上的经典画面。它代表着无所畏惧、挑战着原本只属于男性的行为。 去年,麦姐在科切拉音乐节强吻加拿大男歌手德雷克被嫌弃。引起轩然大波,面对网友的冷嘲热讽,麦姐毫不在乎。她的回击极其之牛逼:“你不喜欢我还要专注我的一举一动。那么只能说明,你是我的粉丝!” 麦当娜曾说:“塑造无畏性格需要你取道那些鲜有人迹的路,握紧你的武器,活出自我,而不是按照他人的期待生活。” 美国歌手Kesha勇敢地控告了制作人性侵自己,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无法跟唱片公司解约的她,很可能就此结束音乐生涯。当很多人认为kesha会就此消沉下去时,她却出现在了今年科切拉音乐节的舞台上。 她在舞台上唱到:“I'm not afraid/one page at a time/I'll show you my,my true colors”——无论经历了什么我都不害怕,因为,这就是我的本色。 不得不说,没有任何所谓专业歌手素质的曾轶可,能站在音乐节对着几万唱歌着实是个奇迹。有一年音乐节,当她上台时,台下竟然有人烧香,面对这种有点挑衅的行为,曾轶可说“下面不管是喜欢我的,还是不喜欢我的,把你们的爱,你们的恨,全都给我吼出来。”最后,全场齐唱《狮子座》。 事实上,曾轶可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内地对女歌手的传统认知。唱功有瑕疵的人,一样可以唱歌。 从50岁开始,做一个歌手。2014年,张曼玉出现在了草莓音乐节的舞台上,很多人说她是地狱嗓说她跑调,然而,张曼玉却说:“我演电影演了20多部还是被叫做花瓶,唱歌也请给我20次机会。” 50岁决定开始另一种人生,并且坚持自己的音乐审美,在舞台上唱着中国听众并不熟悉的小众曲风——无论她唱得怎么样,这事儿本身已经足够牛逼。 所以,如果你在音乐节上,看见这类女性的身影,请多给她们一点掌声和欢呼。在追求自我的路上,她们走得每一步都是一种挑战,而且并没太多可以参考的人,因为,她们每一个人都如此不同。 廊坊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廊坊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廊坊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廊坊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