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煌第六二八章准备敲诈求推荐求月票

2020/01/24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神煌 第六二八章 准备敲诈(求推荐求月票)记住哦!“天障么?”宗守是一声轻叹,把灵识收束,不再去内观天人之障的‘地门’,已

神煌 第六二八章 准备敲诈(求推荐求月票)

记住哦!

“天障么?”

宗守是一声轻叹,把灵识收束,不再去内观

天人之障的‘地门’,已经被他冲开而后剩下的,就是这位于头顶处的‘天门’

这层壁障不打破,他与这天地之间,就始终是隔着一层,无法真正踏入到灵境

只是此时细窥,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小看了这层‘膜’

天人之障,被修界视为最不可能修行的体质,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要将之突破,只怕本身的积累,定是到了惊人的程度而据他所知,云界仅有的几个,以天人障体而修行有成的人物中大多都是借用外力来突破这层天障,踏入灵境

可即便如此,这些人的根基也依然雄浑无比,远远超过同阶修士

因是晋入灵境之后,都离开的云界以后到底如何,却是不知

可看这几人所在的宗派,对这些人引以为荣,赞崇有加的情形,就可知他们的成就,定然是不凡

自己想要突破,凭现在的成就,还差了一些

思及此,宗守探手一招,将一滴青蓝色,质感有如琥珀般的灵液取到了手中

这是‘灵华玉髓’,从指间处融入,慢慢渗透到了身躯之内

灵华玉髓可使人的身躯,与天地更为契合,纯化灵念

可提前在灵境之前,掌握一些灵境修士才有的能力

而在他这样有这天人之障困扰的修者手中更是至宝

当初在第三龙殿之内,宗守取了一大团每十日时间用一次,至今也不过才用了十分之一而已

到了今日,已经是第十三滴可当片刻之后,宗守却是无奈的微摇了摇头

此物对还有些作用,只是效果却已经极微薄了今日这灵念的变化,几乎无法察觉对那天门内那层‘膜’的削弱,也同样是少之又少

看来这团东西,已经可以丢给轩辕依人了,看看能否炼出什么样的丹来

弱水与宗原几人↓在冲击八阶♀样东西,也能用的上

至于自己这层‘天障’,一时却也着急不来,慢慢积累便是

自己有宙书已经比旁人多了太多的优势笀命也还有四五十年的光景,一时也无需忧心

思及此,宗守一笑,将心中重负都暂时抛开—而又重新去来那本‘宇书’残卷

先是舀出了百余张紫金色的纸张,而后又取出一瓶黑色的液体

纸是由一种百年紫金蚕的蚕丝编织而成,只有那些灵府以上的大宗门才有饲养,乃是上佳的制符材料±间一年,才不过三百余张出产而已,贵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不过宗守手中的这些,却是抢来的

至于那黑色液体则是所谓的灵墨,与那些符师所用没什么区别

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些墨中,混合着圣境之学

云界灵府众多,奇门之书举不胜举敖坤的血,宗守不能容其轻易流落于外,可以那灵螈的血,却已是足够了

对照着这‘穹宇创世录’的残本,宗守一丝不苟的拓印抄录

用了整整十余日时光,才复制出了大约三本的书页

此时他虽还有心继续可手中的材料却已是不够了

仔细看着这些书页,宗守接着却是嘿的一笑,把手中这个残本撕开分成了几十页,与其余的拓本书页,装订在了一起

这么一来就是一化为四,变成了四本‘宇’书残卷

不过宗守的拓书的本事明显是不怎么样四本书看起来,都是惨不忍睹,有些书中所蕴的真意,都没能完全拓印下来

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些会向他索要这本残卷的,心思多半不在这书中的内容,而是渀制出这本‘宇书’之人

要追觅其踪迹,几张残页也就足够了,多了也是无用想必那几位,定然是能够理解的

宗守不禁是期待的笑,他如今囊中羞涩就盼着能用这几本书,能从这些豪客手中,再掏出些钱来毕竟为了拓蝇他也花了不小的本钱

分成四本,更不会得罪人否则这一本‘宇书’残卷,给谁都不好

对了,自己袋子里,似乎还藏着两个人头?这也必定可卖出个好价钱——

把宙书收起,宗守是笑眯眯的,踏出了他那间静室刚刚走出,就是几道信符都已经到了手中

以灵念一看,却是唇角冷挑♀还真来来巧,自己才刚刚出关,把拓印的工作完成,这几人就已经到了

距离阴龙谷之事了结,这才几天?看来这些人,真是迫不及待了

信步而行,踏入到虚空不过片刻,宗守就已经到了这乾天山的上空

只见此外几人,早已经在此等候其中一人,正是在阴龙谷见过的无极道人,万佛穹境的慈方也在第三人身上,浑身笼罩在一层黑雾中,虽是烈日炎炎,却依然涌动不息,多半便是那魔宗之人

至于第四人,却全身上下,都含着一股凛冽气韵有这种气质之人,不用多想,有九成的可能,是出身节

而第五人,一如青色文士衫,气质儒雅,满蕴着书卷气

宗守的眼微微一眯,随即就毫不在意的,踏步行了过去

竟然有五位主顾,倒是颇令人意外,那就要看看这五方,谁出价更高了

※※※※

东临之西,一处繁华的港口处只见那飘渺云雾中,是千帆竞渡

几乎每一刻,都有着十数艘云舰在这港中出入,驶入那茫茫云海之中港口码头上,也是繁忙无比,那货物堆积成山无数的人,在不断的忙碌着

这日午时,一艘三层楼船,缓缓驶入港内与这里停靠的近千艘舰船相比,是极不起眼普普通通,最多装饰精致一些

只是船舷一侧,有着一个‘孔’字的标记而停靠之处,也非是民用的码头,而是军港之内

“这就是虹城?”

孔睿从船上经由板梯,踱步而下,是眼神万分茫然的看着此处

他知道东临云陆,以前最繁华的港口,是同在西部的涛云城

可自从宗守,一统东临云陆之后♀座乾天山最早的一座直辖港城,也开始繁华起来∏东临云陆,不逊于乾天山的大城

可他虽知这城极大,却也没曾想到,会是繁容到这种程度

从这船上,玩远处望去发现不止人多而已,越过那片连绵规整的仓库区,可见一片华美的建筑

即便已经有一千七百年国祚的大商,能与之相比的城市,估计也不够十指,有些甚至还有不如

“卑职见过国丈!”

一走下了板梯,就有人迎了上来应该是这虹城的官员,却不过寥寥几人而已礼节一丝不苟,可神态却是不亢不卑

既不曾有奉承亲近之意,言语间却也带有足够的尊重

孔睿却只觉是心中微凉,看来自家女儿,在这乾天山的处境,绝不算太好

若是真正得那位国君的宠爱,这些官员,对他的到来,多半不会似如此般应付了事

也就在从板梯上下来,踏在这下方土地上的刹那,孔睿又是一阵心神恍惚

这就是东临云陆了,自己这一生,恐怕都只能呆在这土地

估计终此世,都难返回故乡

失神了片刻,孔睿才朝着对方还了一礼:“有劳贵官相迎,孔睿多谢!”

那几人之中,为首的那位是连忙向旁闪开,尴尬一笑:“不敢当!下官卫源,如今忝为这虹城知府今日国丈抵临,本当是盛礼以待才是只是城中临时有事,我那府衙中的人手,如今大多都是被差遣了出去¨礼处,还请国丈莫要见怪”

孔睿却是半信半疑,看此人眼中,满含焦虑,似乎这城中,真是出了什么事情

也是心中略定,看来自家那女儿,即便不是真正受宠,却也是不曾失势

接着却又疑惑的,看了这位自称是虹城知府之人一眼

真是虹城知府?可为何这身官府,穿着打扮,与他身后的几人,都无有多少差别?

治理这等规模的大城,地位应该是比那皇京城的京兆尹也差不了多少

那可是正三品的高官,可问鼎宰执之位此人在乾天山的地位,也应该是相差不多

可为何却是这般涅?看这人身上的官服,用料朴实〗样倒还不错,看来有股子利落清新之气,可却无半点其他的修饰

“这是为省钱——”

卫源似是看出了孔睿的疑惑,自嘲一笑:“最早是君上的意思,说是什么不能让我等把自己太当成是官,也不能让我辈为官之人,太自我感觉良好后来丞相,也觉这官服开支极大,无甚必要就也就顺从君意,一笔给划掉了”

孔钋微微一怔,知道这卫源所言的丞相,应该就是那为任博

这人之名,他们皇京城之内,也是有所听闻以前还有人称赞,不过最近的风评,却不怎么好

如今看来,这对君臣,还真不是普通的离经叛道——(未完待续,(qidian.)投推荐票月票,,

记住哦!

神木市医院预约挂号
温州市鹿城江滨社区卫计服务中心怎么样
武汉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徐州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绍兴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