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偶遇江山文学网2

2019/07/13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偶遇    天边出现一道亮白。橘黄的灯光从一所墙壁陈腐,摇摇欲坠的木房里射出来。    杨老汉夫妇正坐在木桌旁的长板凳上,提起粗脚,换上一双

偶遇    天边出现一道亮白。橘黄的灯光从一所墙壁陈腐,摇摇欲坠的木房里射出来。    杨老汉夫妇正坐在木桌旁的长板凳上,提起粗脚,换上一双粘满黄篱,破烂不堪——布满了窟窿,露出了脚指,脚背的球鞋。和他们的着装相比,虽同样寒伧,但无破烂。    把换下来的自做毛绒拖鞋放回到楼梯的第二步后,他们扛起挂在房侧猪圈横梁上的锄头轻悠悠地走着上坡去干活了。直到将近正午,太阳炎热时,才回家去做早饭。待太阳小了,他们才返回到土里接着今早上的活。    黄昏。太阳靠近山顶,发出微弱的光。天上仅有一丝白云,偶尔会吹起微风。正在忙活的农民们感觉到凉爽,舒服,干得更起劲了。到了太阳落山——太阳消失,阳光却还照着山腰,天地明显暗淡时,村子上空萦绕了一层青烟。屏息临听,活跃的气氛中掺杂着大人,小孩的话声,尖叫声。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归家的农民满身泥土,汗腻携带着家什,牛三三两两。却格外精神。    通常在这个时候,在印江民族中学念高二的杨老汉夫妇之子杨仁才乘坐专线班车,接着走近一个小时的崎岖小路,快回到家里了。    可是杨老汉夫妇还舍不得放下活儿。    “你先回去做饭,今天星期六了,仁才要回来。”他仍旧说。    “你也早点回来。”她说,便扛起手里的锄头走下坡去。    仁才终于走进了自家的院子。杨夫人闻到脚步声便走出厨房来,站在门前。事实的的确确是儿子回来了。    仁才马上见到门前的杨夫人,高兴地,热情地道:“妈。”    杨夫人同样的道:“回来啦。”接过仁才取下来的竹背篓进到屋里傍墙放下。    “饿没有?如果饿了就先吃。”母子俩坐在桌旁,杨夫人关心地看着仁才,不等仁才发话,随即又道:“肯定是饿了,你先吃。”说着,站起身来,准备去盛饭。    “还没有饿。哪里会饿?又不是像你们干了一整天的活,何况爸都还没回来,就算是也得等爸回来之后才能吃。”仁才忙阻止,但无用——杨夫人正要从碗橱里取碗,便生气大声道:“听到没有?”    杨夫人便笑容满面的坐回去,一边走一边道:“好嘛好嘛!”    杨老汉回来的时候,蔚蓝的天上出现了几颗明亮的星星。    突然,附近的狗吠起来。仁才马上想到是父亲回来了,便来到门前观望。一会儿后,沉重的脚步声,粗响的气息,传进他的耳朵里。毫无疑问,事实正如他的猜想。    见了面,一阵热情的招呼,寒喧。杨老汉洗了手,擦了汉,一家人便用起晚饭来。    。精神抖擞地向山上走去,出了村寨,绕过几坐小山,在一个山坳自家的土里继续昨日的活儿。第二天大清早,杨老汉夫妇像往常那样习惯性地起来,全副武装。    仁才道:“这几天在忙些什么?”    杨老汉道:“也没忙什么。薅土而已。”    不等仁才发话,杨夫人道:“这些用不着你管,你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大概在十二点会回来,你在那个时候把饭做好就行了。”    仁才又道:“是不是特别忙?”    杨夫人忍不住笑道:“我们哪天又不是呢?要说活,是永远都干不完的,只要你勤劳。所以要你好好读书,就是这个原因。”    仁才也忍不住笑道:“我尽努力去学就是了。”    “你只管在家里做饭就行了,”杨老汉也道。精神抖擞地向山上走去,出了村寨,绕过几坐小山,在一个山坳自家的土里继续昨日的活儿。    仁才估计时间,觉得是时候了便做起饭来。结果,杨老汉夫妇还是迟到了,他们满头大汗,已经近一点了。    因此,仁才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都快一点钟了。——还说十二点左右便会回来。”    杨老汉解释道:“原本是想在那个时候回来,但还剩有一点活,干脆就把它做完了。不然,下午为了干那点活又大老远跑到那里去。”    仁才接着道:“饭已经熟了好一阵子,现在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杨夫人道:“这倒不要紧。”    饭后。杨老汉又干活去了,而杨夫人又留在家里做些家务活。下午,太阳开始变弱的时候,杨夫人已经为仁才准备了些蔬菜,装进背篓里。接着,她走进里屋去,把储柜小心翼翼地打开,金黄的稻谷几乎没出来,上面放着一叠白色便袋,取出旁边的那只鼓鼓的装满油渣的袋子,回到了厨房,洁锅生起火来。这个时候,仁才从楼口走下来,发出彭彭的声音,只见他一身时,俊俏的脸十分白里透红,长头发从额头中分,显示出一副萧活,阔大方的神气来,完完全全不像个农家子弟了,若是在途中与一个生人相遇,一定会认为他出自有钱人家。他在灶口坐下来后管水。    一会儿过后,油榨声响起来,绯红的辣椒掺和着油渣在黑铁锅里翻滚。油烟携带着菜香徐徐上升,很快充满了整间屋子。突然,杨夫人感到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黄灿灿的油榨辣椒被盛在一个大瓷钵里,被油浸透——待冷却之后,才装出瓷缸里,用便袋套住托起。然后,杨夫人舀了些水掺进了锅里,盖上铁盖,取下挂在木窗旁的一袋麦面,在蒸气喷射,听到水剧烈翻滚的声响后,揭起铁盖挂在吊在上方的一个铁勾上,把面下到锅里——只见她的右手伸进袋内,粗糙且指拇节儿因军裂形成的黑裂缝的手在里面灵活地抓了几下,瘦削的胳膊托起一把和她的胳膊粗细的面来。    不久过后,一碗面放到了窗户下的桌子上。    仁才道:“你也多少吃点。”    杨夫人与仁才相对而坐,微笑着道:“我们等一下做晚饭吃,你一定要吃饱。”    接着,杨夫人照过去那样警嘱道:“到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到处去逛。别人叫你,你也不要去。虽然,日子确是十分难苦但先苦后甜。这样做无非是想你将来能够抛弃锄头,粪桶,走出大山,而不像我和你爸。”    仁才略微受到感动,答道:“知道。”    ,杨夫人从裤袋里摸出二十元钱来给了仁才。    仁才走到墙角,取下托在横着的一条长绳上的一张毛巾把嘴擦了擦,背起桌旁的竹背篓向门外跨去。    他边走边道:“我去了。”    杨夫人心里还不放心,又警嘱道:“到了学校千万不要到处去逛,一定要刻苦学习。”    仁才答道:“我知道了。”    第三天,农历六月十日,星期一。天开始打暑光了。时不时村里的公鸡会叫几声。杨夫人正在煮麦面,因为他今天也要去赶集,背几十斤包谷去卖了之后买包肥料。但舍不得花钱坐车,在城里抬碗粉,所以老早便起床煮麦面。他们的家庭收入主要靠卖蔬菜水果肥猪,必要的时候偶尔也会出售包谷,甚至是大米。到了天刚亮,她已经吃过了,盛一大碗放在锅里,盖上铁盖。    稍顷,她来到里屋的木衣柜前蹲了下去,柜门发出吱阁声,被打开了。杨夫人一边寻找衣服一边道:“锅里给你留了碗,等下你吃了之后才去干活。”杨老汉听着,边走出门去。杨夫人取出了平常吃酒,访亲,赶集才会穿的一套衣裳换上,对着镜子把枯燥暗淡的头发梳理扎好,但还不放心,把头扭了扭,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打量着镜子里的那一副与她相同的面貌,举起右手在头顶,脑侧轻轻地拍了拍。然后,整理起着装来,扭头望了望身后,生怕裤子有什么地方没穿好,确信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她才走出房去。背篓放在桌旁,装着一袋玉米,胀鼓鼓的,刚好六十斤——重量是经过了计算后决定的,大包的肥料有斤重,元钱每包,在现在的市场里包谷卖十五六元钱每十斤,这样便还剩有余钱买生活用品。昨晚睡前,两老口子用肩膀扛起挂了一袋估计重量的包谷的大称,多了则一点点舀出来,少了则一点点加进去,终定下了他们需要的斤两。杨夫人来到背篓前,正要叫帮忙,杨老汉已经把背篓提起来。她忙把胳膊伸进背带。于是,杨夫人慢讪讪地走出院子去。    走完了二十几里路,花了约两个小时,虽然担子沉重,但杨夫人一口气来到县城,途中没有休息一次。当她卖掉包谷,准备去买了肥料搭车回家时,刚好正午。现在,她将经过服务公司大坝,在前面不远处的服饰街口聚集着几个卖熟食的小摊位。    可是杨夫人忽然站住了,盯着右手边的一对坐在一起的一对年轻男女,只见他俩笑容满面,正在甜言蜜语,男的舀起一勺冰稀饭送进女的嘴里,女的同样。杨夫人可没有近视,见到的分明就是仁才,但心里不信。正当她要过去看个清楚时,仁才不经意间见到她,只见她穿着一身早已过时的陈旧衣服,踏着一双自制的松紧布鞋,削瘦的身子、干瘦的脸粗糙而暗淡,额上有几条细小的皱纹,皮肤黑得十分难看。她那样子,不论谁一看都知道她是一个地道的,粗鲁的农村女人。仁才如做亏心事,当即心里十分恐慌,蓦然讯速拉着女孩的手匆忙向服饰街钻去,很快消失在来往的人群里。杨夫人只走了一半,险些昏倒在地。当即,她感到十分难过,伤痛欲泪。终于,泪水盈眶,吞下一口涎水,甩掉一把鼻涕慢慢地朝西环车站无力地走去。 共 34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血尿太频繁 精囊囊肿不得不说的治疗方式
昆明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标签

上一页:革命的小山村

下一页:咫尺天涯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