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风瘦马蜂与毅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题记:上班路上遇到一组从未见过的景象,一只蜂,舞来弄去追逐蚂蚁。几只黑蚂蚁好像并没有太在意蜂的蜇咬,仍然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忽然想到,在它们

题记:上班路上遇到一组从未见过的景象,一只蜂,舞来弄去追逐蚂蚁。几只黑蚂蚁好像并没有太在意蜂的蜇咬,仍然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忽然想到,在它们的世界里,一定有着非常奇妙的事情发生,一定有一些特别的语言对话。    【一】  毅的早晨充满欢乐。今天是个好日子,蚁王庆生,大家放假一天。放假的日子里,可以找丫丫散步逛街、可以到餐馆里点几个可口的菜喝几杯冰啤、可以搭公交去水库边看看风景。唉,出门打工有2年多了,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城市的模样,更不用说到无边的风景里了。  需要介绍一下毅,这个出道时间不长的农民工,高中毕业就辍学了,不是不想读书,而是家里4个弟妹,如果它再读下去,毅爸爸就得累死了。全家都靠给蚁王服务生存,它们的日子,一要看蚁王管家的脸色,还要看每天收成怎样。如果老夫妇两个这天收获不多,这天的锅里肯定就是别人吃剩的烂菜叶儿了。虽然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但毅却是个好强的孩子。没上大学,自己没有放弃学习,天天书本不离身,还有一付好身板,进入劳务市场那些招兵买马的都喜欢。上学早,现在年龄还不到16周岁,遇到劳动监察查辑,只好说身份证丢了。好在,现在社会上各类检查人员也睁一眼闭一眼的,遇到实在梗的人,随手塞点钱,就没什么事了。  听到放假消息,毅盘算了半天,还是决定找丫丫,先到水库边,再下一次麦当劳,再到超市里给丫丫买件衣服。它认识丫丫是半年多前的一次偶遇。那天毅与几个哥儿们到城边扛几只毛毛虫,快回到蚁穴的时候,在马路边遇到男男女女一大群蚁围成团议论纷纷。它们赶过去一看,是后来知道叫丫丫的小丫头骑的电动车被位老太太拦住,非说是她撞坏了腿,要丫丫送医赔偿。围过来的蚁们七嘴八舌,有说丫丫的不是,有说老太太的可疑。毅看丫丫孤立无援,对朋友蚂说:“你先和它们回去,跟管家说一声,我帮着这姑娘处理一下。”蚂开玩笑:“你这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毅捅了蚂一下:“也不看是什么场合,你看看这种情景,都是议论的,没有人出面处理,谁都走不开。一个小姑娘怎么能斗过一个老太婆?要是她真撞了人,我想这孩子不会耍孬的。”  毅分开蚁群走到现场,先是扶着那老太太说:“你哪儿被撞着了?这样,咱一起去医院好吧,让人家检查,如果有问题,她当然得赔你管你。如果没什么事情,那就别缠着人家讹人家小丫头了。”老太太面含愤怒,仍然厉声撒泼:“你是谁家的小子?来这儿管闲事?不是她撞的,我能平白无故倒在这里?”  毅说:“我是她家大哥。行不行?有理不在言高。这样,咱上医院不就行了吗?来姑娘,扶老人家坐车上送医院。”这时它才顾上看那被拦在车下的姑娘,齐耳短发,身材苗条,穿一件荷绿色连衣裙,背一只普通包,浑身透着一种可爱,像个送外卖的:“行行,大哥,到医院一看,什么都明白了!”  我等了半天,想等交警来,也见不到。“谢谢你,大哥。”她真是个送外卖的,刚刚送了客人订的午餐回来,就被老太太撞着了。  老太太被扶上车,毅推着往蚁群外走。这时候警车开过来了。黑脸警察下来打个立正,问是怎么回事,看老太太也不是伤得那么厉害,询问女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撞的?”女孩说:“我也不知道,在这儿等绿灯,老人就倒在车下了。不知道怎么撞的,也不知道伤她哪儿了。正好这位大哥过来,想搀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真有问题就赔吧。”说着抽泣起来。  下来一个稍微老成一点的红脸膛警察,围着坐在电动车上低头不语的老太太转了两圈,突然大喊一声:“李老妖!你又在碰瓷?”正当毅和姑娘对这声断喝惊奇的时候,刚才还唉哟连天被姑娘扶在电动车上的老太太一咕噜坐起来,翻身就跑。说时迟那时快,红脸警察一个健步把她拎住:“这回可是个完整的现行,还想逃避,还想害人?跟我走吧。哎,你们俩也跟我们去录个笔录吧。这是个碰瓷老手了,幸亏你们冷静,没有像一些破财免灾的蚁一样给她钱。不然,你们就上当了。”围着没散开的蚁群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顿时议论声起:“真是的,什么样的蚁都有啊。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太婆啊。”姑娘走近毅说:“真的谢谢你,不是你,我可被讹定了。”毅说:“没事没事,吉蚁自有天象呢。”它们跟着警察往派出所走,后边一个声音高高低低地评价:怪不得有人说,现在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啦!  从派出所出来后,毅知道了丫丫,丫丫知道了毅。它们互相留了电话QQ,约定以后经常联系。    【二】  峰今天尤其高兴,因为今天是它出师的日子。爸爸说:“峰儿啊,跟着我们有两个多月啦,学得挺好。你可以自己出门采蜜找食了。你过去不是天天想自由飞翔吗?现在好了,你就自己放飞吧。时间、地点、采什么都有你自己决定。男儿要自强。不可能永远跟着爹妈的屁股后边跑。我们蜂类的历史,就是飞翔中创新创造、不断发现出来的。”峰站在窠边儿上,没等父母叮咛完就迫不及待:“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的生活靠创造,我们的日子靠勤奋,我们的明天靠努力,我们的未来靠双手!”它像唱的歌似的就把幼儿园里老师教过的歌谣背得滚瓜烂熟。要不说峰爸爸见到峰就十分得意。知子莫若父。峰的聪明伶俐不单是邻里街坊夸奖,也是它们父母兴的。  也是个极好的天气,秋高气爽,蓝天白云,大雁高飞。垂柳依依,碧草连天,蝴蝶翩跹。惠风和畅,四野霁光,露珠闪亮。气温不低不高,阳光不晒不凉,这样的时节,一年只有这个时候才能遇到。本来就因首次自由翱翔而惬意,又因目光所及无边秋光而高兴,蜂的两只翅膀立刻像直升飞机的展翼般飞舞得更加欢势。“小蜜蜂啊,飞蓝天啊,无边绿啊,花正艳啊。采一口啊,甜一世啊,天地间啊,唯你美啊。”它不由自主地唱起《蜂之恋歌》。它边唱边想,大千世界,非我蜂类。看我飞得多高,飞得多自由。看世界上花红似海,绿草盈地,怎及得我制造甜蜜。哦嗨嗨,啊哈哈……  峰今天飞得非常平稳。它早在好几天前就为自己的首飞做了准备。它的准备工作包括:飞翔路线、飞行任务、给爸爸、妈妈、奶奶、妹妹的礼物,以及好好捉几只蚂蚁饱餐一顿……它忘不了,爸爸带它头一次品尝过蚂蚁的滋味:甜里透点儿酸,酸里有点儿辣,鲜过后回味无穷……    【三】  确实,天气非常不错。毅一大早就把自己倒饬了一番,翻出好几件短袖好几条裤子,搭配出来到穿衣镜前都觉得不好看。直到此时它才知道一个小蚁子,离“高大上”的差距有多大。平时蚁哥儿们议论起“白骨精”“高大上”来可以唾沫星子乱飞,但真到了需要蚁模狗样地打扮出来个样子的时候,却没了脾气。别说骨子里的贵贱,单是往身上套的这些“皮”,就没什么可挑捡的。  还是选了牛仔裤配运动衫。头发是早晨洗了的,前几天理过的发型还算拿得出“头”。它知道丫丫住的地方,那个城中村的大杂院。它是跟着姐姐、姐夫到城里来的。姐姐、姐夫是开饭馆的,也需要人帮忙,就让她出来了。丫丫高中上了半级,也是家里的情况不允许再念下去了,只好到城里来挣钱。姐夫每个月给她生活费,其他的说由姐姐给它存在名下,将来成家的时候给她。刚进城姐姐嘱咐丫丫的句话就是,小心城里男人,别让它们骗了。所以尽管丫丫快一年了,还几乎没认识过城里几个人,更不说男人了。饭馆里倒有几个年轻的回头客,结账的时候故意多给丫丫几张蓝票子,但丫丫一次都没收过。它们说:“没事,多了你留下买点零食吃。”丫丫说:“姐姐说了,别人的钱不能要,再说,我从来不吃零食。”那蚁又说:“是不是嫌少啊,给你两张红票子?”丫丫立刻眼泪汪汪:“不不,你的一分钱我都不能要,我姐姐说了,账收错了都算到我头上。多了少了都一样算呢。”于是它们哈哈大笔,把钱不当钱地随手揣走了。  毅是丫丫在这个城市正式认识的头一个男子。那次偶遇正是一次缘分。从派出所出来后,毅陪丫丫回到她工作的饭馆,姐姐正在着急妹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它们回到了家门。姐姐有些诧异妹妹怎么这么大胆把一个陌生男人领到家的时候,妹妹给姐姐说了它在路上遇到的一切,说毅是如何见义勇为拔刀相助的。姐姐仔细打量了一阵毅,才问毅的家庭和工作情况。知道毅也是贫民阶层,心里便有些不快。因为她几年在城里的生活已经知道,一家几兄妹的贫民阶层,家里都没有好条件。不过,看毅身体健壮,说话本分,又在一家国有公司有一份稳定职业,心里又有些活泛:妹妹能有个稳定的生活,也行啊。  她没有反对丫丫和毅的交往,因为为妹妹的终身找个依托,也是她从家里带妹妹出来时的承诺。  丫丫跟毅在手机QQ微信里聊了些日子后,两个蚁都觉得难舍难分,一有机会就想凑到一起。这不,一听毅说今天它休息,带她去玩的时候,丫丫乐呵的都快要跳起来了。她给姐姐说今天要跟毅去外边玩。姐姐点点头,只说了句:早点回来。妹妹年龄不小了,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丫丫仍然穿着那件荷绿色连衣裙。她喜欢这件裙子,因为这是她到城里后拿姐姐发的工资次为自己买到的心仪的衣服。再说,她也没有其他可以穿得出去的好衣服。毅说今天带她逛街,给她买衣服,她高兴了一下又担心,让毅花那么多钱,怎么好。  它们在约好的街心公园相遇。毅手里拿着一束花,递到丫丫手里:看,我刚刚在路边采的,好不好?可香呢。丫丫满脸笑容:好好,我早就闻到香气了,说着又把花束拿到鼻子下嗅了嗅。  好就好,咱们去上班车吧,去水库的班车就要开了。毅带着丫丫正要往班车站走,突然,它发现天上有一个黑影在高空盘旋。它迅速判断着这是个什么东西,对它俩有没有危险。它拉着丫丫的手住靠近树草的路边闪了一下,再抬头看,黑影已经不见了。毅的心里隐隐有些感觉,今天这蓝天白云的安静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  毅的感觉没有错,天上刚才一闪而过的黑影,正是得意洋洋飞过来的峰。但它刚才还只是做例行侦察,看花儿在哪儿,蚁们的活动区域,以及水塘,蜻蜓、蚊蝇们的方位。虽然过去也经常掠过天际飞行,但那些时候它都不用操心,定位、攻击、采撷的任务计划全都是爸爸事情。今天不行,它谨记爸爸的教诲,一定要胸中有数,侦察是做好一天飞行工作的前提。爸爸常说,磨刀不误砍柴功。它刚刚看到一对活泼健康的蚁在路上行走,要跟在爸爸后边,峰一定会自告奋勇来一个俯冲,看能不能捉两个俘虏。但今天不同,它们目前根本不是它的任务,看一眼,咽口唾沫就翩然飞走了。  毅和丫丫在车门将关的时候登上了班车。车上蚁不多,车子平稳行进。靠在一起的毅和丫丫亲密着。丫丫把头倚在毅的胳膊上,毅心里暖洋洋的。大约半小时,车子在水库大坝边上停下来,蚁们前拥后挤地走下车来。丫丫是次来到水库,很快就被这里美丽的景色所陶醉。  水库借助淘河修建而成,城市建设的时候,就在河流上游修筑了这个水库。每年春秋季节,从引渡渠里把水引进水库。水库面积116亩,库容达到1亿七千多立米,保证了城市生活工作用水基本需要。现在,这里成了城市的一道风景。不仅因为水域广阔,飞鸟翔集,还因为库边连片的胡杨林、沙枣林、红柳林,更有水里养育的丰富鱼类。这些年,城市又在这里增建了休闲场所,更是引得无数游客来度假休整。  水边的空气格外温润,水边的细风格外柔和。它们搭乘冲锋舟在无垠的水面上兜了一大圈。冲锋舟在水上划起的水花,和着丫丫高兴的声音,回荡在辽阔的天际上。一只鱼鹰一直跟随它们的冲锋舟翱翔,惹得丫丫叫喊:这只鹰怎么一起跟着咱们?它是为我们护航的吧!毅也一样兴奋地喊着说,一定是来保护我们的,保护丫丫的!毅又拿出卡片机前后左右为丫丫拍了好多相片。冲锋舟回到岸边的时候,那只鱼鹰已经不见了身影。  从水库返回时间还早,毅调整了游玩计划。先跟丫丫到超市去看衣服,而且它知道超市楼上就有餐厅,快餐中餐都有。餐厅上边还有影院,经常有大片上影。逛累了吃东西,或者再看一场大片,美极了。  毅带丫丫到“风雨竹”。丫丫看了几样都特别贵。毅说,没事,咱就贵一次。丫丫说,不单是贵,还老气。事实上丫丫还是嫌贵。老气是个比较好的理由。服务员看一眼它们不再理睬,它们一眼就能看出来哪些人会买哪些人多半是来逛逛过瘾的。  又走进“绚丽丝”,丫丫终于看上一件衣服,一试,有点空旷。服务员推销:没事,以后有孩子就好了。毅硬生生地看了服务员一眼:你会不会说话?服务员说,这是断码,再没有小的了。丫丫说:那就算了。这个颜色款式还真心不错的,就是不合适。  再走进下一家。再试下一件。毅终于知道为什么好多哥们都说陪不住家里女士逛街了。当丫丫好不容易买了一身衣服加一双运动鞋之后,健硕的毅双腿已经有些透支了。也是,都已经超过饭点一个多小时了。它们走进顶楼的餐厅,每人先要了一份洋快餐往嘴里填。对视对面的馋样儿,它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共 1703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避免癫痫产生危害应该注意什么 控制病情是关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