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风叱天下 第三百零五章 完美的意境

2019/10/19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风叱天下 第三百零五章 完美的意境是的,他看到了隐藏在五彩灵动之后的可怖力量,狂暴凌乱的劫雷让人感觉到人力在它面前脆弱的足以忽略,一个

风叱天下 第三百零五章 完美的意境

是的,他看到了隐藏在五彩灵动之后的可怖力量,狂暴凌乱的劫雷让人感觉到人力在它面前脆弱的足以忽略,一个人站在它的面前若是沧海之中的一粟米也丝毫不夸张,至少那滚动的雷霆像极了一片翻涌的海洋,浪潮涌动之时附带着的威力少说也有毁天颤地之威。

黄土居士咽了咽口水,仅仅是咽了咽口水,因为他除了这什么也做不了。

确实做不了,因为他整个人还沒有完全反应过來,便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泰山压顶一般在他周身倾泻而下,可怖的力量附带着足够刺穿人眼膜的雷光疯狂席卷起來。

他感觉有些懵神,至少他沒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楚,整个人便是近乎麻木一般被整个雷海吞噬而入,他只觉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梦幻之中一般,璀璨的光泽如同虚幻而出的涟漪在虚空之中浮动起來。

晃眼至少是有的,他不由地闭了闭眼睛,感觉微微的刺痛如同一道道钢针生生在的他的双瞳之中猛然一插,他次感觉到了痛,这种痛也是让的他不由地打了个激灵清醒过來。

可是这种剧痛之后,整个人便是如同生生躺在了一处钢针充斥的空间里一般,周身的每一个毛孔也似乎在剧烈的刺穿里剧烈缱绻起來。

这种痛几乎痛入骨髓,甚至比那更折磨人一些,因为钢针插入骨髓的痛楚也仅仅是一阵,绝不会有一种无数根长剑朝着心口一阵之后再撒上一把盐巴那种持续的痛。

可是他现在感受到了这种剧痛,并且这不仅仅是无数把剑这么简单,因为数把长剑刺心人会死去,可是在劫雷的吞噬侵蚀之下人是死不了的,至少那种足以让人麻木的力量不会允许人轻易死去,他会时刻让人保持着一种清醒。

至少黄土居士现在就很清醒,因为他毫不犹豫地出手了,就像当时毫不犹豫地在虚空之中划开一道鲜明的印记一般随意。

可是这股动作绝沒有举手投足那般淡定,因为他需要同时完成几个动作,首先他需要在周身凝生出一种强大的护罩,虽然这种简单的防护措施就是一个武师也能使用出來,可是在他手里这种为普通的举动却尽是不凡。

单单是这种护罩强大的防御力已然足以武师望尘莫及,更不要提他会这么短时间就将得其催发而出。

可他还沒有打算就此收手,至少他能做的还很多,所以他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他要继续做些什么,因为他是武王,武王就有着冲出这种力量桎梏的能力。

是的,他确实有这种能力,至少当他使出一种莫名规则之力的时候,周身四周的雷霆在以一种可怖的速度规避开,这种规则力量就像是劫雷结界一样能够在虚空之中洞开一处空间,他能短时间在其中想一个周全的对策。

事实上这种力量还真是起到了出奇的效果,因为他确实很轻松,至少枯黄的脸上再沒有了之前那种因狰狞痛楚而凝生出的扭曲,反而大大送了一口气一般出现了几丝轻松,可是沒有淡然,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虚空隔绝之道撑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一盏茶之后他需得再面对这种劫雷的侵蚀,可事实上这短暂的时间对于他一个武王强者而言已经足够了。

确实足够了,因为他枯老的容颜上再次浮现出了一缕淡淡地笑意,更因为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很多的准备,至少他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可是这劫雷的力量分明比他之前想象的更怯弱一些,准确的说还不够强,至少沒有到让的他轻易就动用那种底牌的地步。

他再次出手了,只是这一次他的神情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凝重一些,虽然同样是在使用破碎虚空的规则之力,可是沒有比他更清楚这种力量需要让他付出何等的精力,如果之前只是动用了他八成的力量,那此刻至少需要动用他十一成的力量。

单单是他挥动双手的动作也比之前要沉重的多,更何况他还不仅仅是将得手掌从虚空之中略动这么简单,因为他整个手掌还在身前饶了几个极大的圈。

是的,是极大的圈,又像是极大的弧,这个圈或者弧看似简单,仅仅是轻轻几划这么随意,可是懂得虚空之道的人都知道做出这个动作需要付出什么。

至少黄土居士那脸颊滚落的汗珠已然表明他此刻绝不轻松,并且还做整个动作时身体出现的畸形感觉也是在表明,他整个人都想是一个拉紧的弦一般,哪怕是丝毫的异动甚至是丝毫的外力的影响都可能让的弦断弓破。

可是他终究是一个武王的强者,上一世甚至还是有着不俗的实力,这种力量使用起來自然比很多新手要熟稔的多,所以他做到了,可是是那么的不轻松甚至是吃力。

但他沒有感到丝毫的羞愧或者是丝毫的不开心,因为他知道这个大道至简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种蓄势,更是一种泄力,借天地的势,泄天地的力。

借与泄原本是相互矛盾的存在,可是在他眼里却是这般的完美,因为物极必反,大道运行到的时候势必产生一种排斥之力,他想全力的动用规则的力量就不得不面对这规则对他的考验。

可是这种排斥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住的,至少大道在周天勾引的时候或许会有着排山倒海的压迫,稍有不慎便是会在这种剧烈的排斥之中万劫不复。

可他终归不是一般人,至少他曾经无数次动用了这种近乎牵引到了的规则力量,所以他懂得这种力量收放。

事实上这种有些吃力的尝试起到了不错的效果,至少当他掌锋从虚空之中虚砍的时候,整个隔绝之道的外围被生生劈砍出了一道巨大的波纹,如同生生从中央洞开一般将的汹涌的海势抑制住了。

一手洞开海底天。

这是一种何等强大的手笔,至少整个武王境的强者沒有几个能够做到看,哪怕是曾经叱咤整个神风王朝的龙腾也是做不到,单此一手已然足以傲娇整个神风一处。

黄土居士自然对这种效果很满意,因为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淡然的笑容。

可他沒有准备就此收手,至少他再次在虚空之中举起的手已然表明他不满意眼前的一幕,所以他必须要继续劈斩,至少能够将得整个雷海完全分割开之后,他才能安心地停手。

因为那个时候他便能毫无压力地通过劈开的通路逃离开,而那个时候也是他将得这一切还回來的时候。

他想到了这一点,举动的手不由地又加了几分力道,掌锋在虚空之中勾勒的时候甚至凝生了出了道道曼妙的脆鸣,就像是刚刚烧制而成的青花瓷在触碰缕风时发出的响鸣一般,隐隐间传出了琴箫合奏之声。

是的,这种声音很动听,至少黄土在听到这声音之后,他脸上的凝重随风消逝一般慢慢随着笑容舒展了开了去。

因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声音意味着什么,这是规则之力在运用到之时鼓风舞瑟般的曼妙状态,而达到这种意境,规则的力量将会得到极大的加持,这也意味着他不需半盏茶的时间,就能将得整个劫雷之海劈成两半,更意味着他能更早的将这一切还回凌风身上。

他很恨凌风,至少现在已经像是恨紫府一样恨凌风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武灵产生这种怨愤的感觉,可是他就是恨了,恨不得现在就将凌风扒皮抽筋

可他终归还是将得这种情绪抑制住了,至少他笑了,虽然笑容有些狰狞,但依旧是在笑,但这种笑不是一种得意的笑而是一种戏谑的笑。

因为他刚刚想到了如果紫府和凌风看到这种情况后那种滑稽可笑的神情。

事实上凌风确实在看这一幕,只是他的神情丝毫不滑稽,反而一如既往的淡定之中还多了几分不屑之意,因为他清楚知道黄土在近乎挑战极限一般在使用破碎虚空之道,更知道这种规则之力在黄土的运用之下出现了曼妙的感觉。

可并不认为这种力量已经达到了曼妙的状态,反而认为对方在哗众取宠,至少在他看來一个武王的武者在动用全力催发规则之力的时候绝不应该如此吃力,应该是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随意才对。

而且规则之力的催发往往是从周天借势,可是这种势绝不是强行去借,因为那样太失和,更不会和周天规则形成一种共鸣,毕竟你情我愿水到渠成的意境才是能达到意境的状态。

黄土居士此举就像是一个沒有丝毫文情的门外汉非要挥笔弄墨,那终的结果不过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一种自取其辱罢了。

至于那种所谓的共鸣意境才能衍生的呤叮声鸣也不过是因为此处空间规则密集的缘故,致使稍微的触碰都能拨动琴弦一般发出些微的声响,可是这种声音是好是坏是美是雅,只要一听便知。

可事实上这声音并不雅,因为它节奏不一声鸣不齐,该顿时却抑,该抑时却扬,真如牛头不对马嘴,对牛弹琴尚可,实则难登大雅之堂。

...

开封白癜风好的医院
天水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长春好的癫痫病医院
开封白癜风医院
天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