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汉皇刘备第四百八十二章冀州攻略二十四

2020/01/24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汉皇刘备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冀州攻略(二十四)未几,邺城这边的调查结果,发往了界桥大营。许攸见了,却是更加暴怒:“便真是如此,也与那审老

汉皇刘备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冀州攻略(二十四)

未几,邺城这边的调查结果,发往了界桥大营。许攸见了,却是更加暴怒:“便真是如此,也与那审老儿脱不了干系!”儿子死了,调查结果出来后,还死得如此不体面,这让许攸如何不恼。不过他也没猜错。这事确实与审配脱离不了干系。

没有审配的帮助和指点,那牛二未必也敢来寻仇,寻仇之后也未必能这么快便潜逃出城出。当然,在审配看来,那许五郎是自有取死之道,自己不过是在后面推了某些人一把罢了。却也怨不得他。

许五郎死后,审配心火稍去,却是又把眼光投向了辛家。不过辛评兄弟一家人,还算规矩。而且自许五郎出事后,辛评更是八百里加急往家里去了一封书信,让家中约束族中子弟,最近不要出去惹事,免得撞到审配的手里了。如此一来,审配暂时也抓不到辛家的错处。只好暂时作罢。

许攸在大营里,寻袁绍不见,寻辛评,辛评敷衍,寻田丰,田丰和审配同是冀州老乡,性格也差不多,都有点嫉恶如仇,这阵子审配与许攸之子俱亡,闹得纷纷扬扬,他也是知道内情的。心道你与辛仲治设计审峤在先,便莫怪审正南报复于后,更何况邺令不是查得清楚了么,你那儿子之死,是有因果的,须怪不得审正南。见许攸来,却也没给甚好脸色,三言两语就把许攸给堵得说不出话来。

许攸死了儿子,又遭诸人冷遇。与他之前在袁绍跟前受宠、在同僚跟前受捧的情况那是天差地远。这结果他有些受不了,于是一下子便想不通钻了个牛角尖。这晚在帐中,左思右想了几天的许攸便把心一狠,下定了决定,咬牙切齿恨恨道:“尔等如此凉薄,须怪不得许某心狠手辣了。”

于是便用绢帛写了封信,揉作一团封在一个蜡丸内,然后唤来一个心腹,对他暗暗吩咐。那心腹听完之后,一脸讶然,却仍是一声不吭的退了下去。

青州军在大败袁军之后,这几日复又守在大营,诸将因而来问刘备,刘备大笑道:“袁绍兵败,必生惧意。其必定中山、安平两国兵马回援,吾意欲先破其援军,断其臂助,再一鼓作气,荡平袁绍大营也。诸君谁愿往之?”

听说有仗打,诸将顿时便来了精神,纷纷上前争着要去。太史慈见黄忠与张飞争得凶,便眼珠一转,大声道:“汉升兄与益德已斩了颜良、文丑,此番应是某家去!”

那蛮将沙摩也粗声粗气的道:“老沙也要去!”

诸将争了一阵,刘备便命太史慈去阻那逢纪,命沙摩去阻那沮授。又留黄忠、张飞于大营中,对二将道:“大营中却是少不得汉升与益德镇守于此。”

刘备又对那沙摩道:“此去若不得功成,以后便须老老实实待在吾跟前了。”

沙摩对着刘备拜了一拜,道:“主公尽管放心,沙摩此去,必取了那沮授人头来。”

刘备听了便是一笑,道:“你若能破其军,见了沮公与,却须以礼相待。”沙摩一一记下,这才引军去了。

袁绍前番大败,连折数将之后,心不自安,夜间总梦到刘备率了青州军踏破他的大营而因此惊醒,于是便连发数令,命在北方正在抵抗钟繇、严颜和魏延等军的逢纪与沮授迅速南下来援,又令高干自赵国回援。下完命令之后,这才睡得稍微舒坦些了。

逢纪在中山国,凭借蒲**和飞狐道,堪堪敌住了钟繇与严颜两路大军,两军正相持间,忽闻主公界桥兵败,便是颜良、文丑亦是战殒于阵,不由大惊。后又得袁绍手令,命其挥师南下增援界桥,逢纪毫不犹豫便把关防留给副将,自己却率了主力南下增援去了。在他想来,袁绍那边才最重要,主干若亡,他这枝叶如何能存?正是覆巢之下无完卵也。

钟繇见逢纪引军退走,便与严颜商议道:“闻得袁绍界桥军败,此番必然是来召逢纪回援也。莫如追之?”

严颜稍一沉吟,便道:“不可,逢纪亦是知兵之人,观其军阵,散而不乱。必有防备手段。莫如趁此良机,先攻蒲阴,荡平中山也。”

钟繇想了想,亦觉得严颜此言有理,于是便从其议,不过心中却是思道,也不能让逢纪好过了去,便发飞书至刘备处,言逢纪已引兵南下。

沮授那边却是不太好脱身了,安平国几乎无险可守,只要一弃城走,便会被魏延死死咬住。于是沮授便与郭图商议,让其守城,自己引兵去救援界桥。郭图却是死活不愿,沮授见郭图不愿,便又道:“公则既然不愿守城,不如某来守城,公则引军南去如何?”

郭图一听,更加不乐意了,这还不如守城呢。半途要是遇到魏延那个凶汉,自己只怕是必死无疑。沮授大怒,立马就翻脸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公则若是误了主公大事,莫非以为军法是儿戏么?”

郭图听了心中一惊,却兀自嘴硬:“吾等同来,自然要同去才是。兵力本来便是不足,若再分兵,岂不是让那青州军各个击破了去?”

沮授便道:“若无兵马断后,吾等如何能一路安全至界桥?”

郭图他也知道自家本事,反正是不愿意一个人走,死活也要跟沮授一块。便道:“可令诸县守令招募青壮以阻青州军便可,吾等抛却辎重,一路疾行,只要到得大营,何愁没有物资?”

沮授被郭图胡搅蛮缠得头疼,又想着袁绍那边必定是紧急万分,若是能把部队全带了回去,也能稍微缓解下界桥战况,于是便长叹一声,闭着眼同意了郭图这个馊主意,心中却是祈祷着魏延千万要被诸县民兵给拦住才是。

郭图见沮授同意,不禁大喜,于是便自去安排去了。

待得临行,沮授召来诸县令,一番训诫之后,便率军尽弃辎重,轻装疾行,一路南下去了。安平离界桥不是很远,沮授想着若是魏延稍微慢得一慢,自己便已进了界桥大营了。于是不管不顾的,只是命大军不顾体力,一路疾行。郭图为了保命,也是安分了下来,但凡沮授所命,必定不折不扣的执行。

只是天不如其意,方过绛水,正欲进南宫县时,忽闻得一阵鼓响,再看时,前方道路正中央,一支大军正拦于路上,看那大旗,不是那沙摩,更是何人?

济南四维彩超多少钱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有哪几家
宝鸡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榆林著名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