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开可考和开可考一位主人一位仆人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那时就在西耶纳,没有多少年之前,曾经居住着两位成年男子(就他们的年纪来说),他们每一个的名字都叫作开可考。  其中一个是安吉奥里耶里先生的儿

那时就在西耶纳,没有多少年之前,曾经居住着两位成年男子(就他们的年纪来说),他们每一个的名字都叫作开可考。  其中一个是安吉奥里耶里先生的儿子,另一个是佛尔塔尔里高先生的儿子,尽管说在别的诸多事情方面他们的行为方式大不相同,然而在一个细节上他们两个还是可以互相匹敌的——实际上他们两个人都不讨自己父亲的喜欢——而就是这个细节让他们各自成了好朋友,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外出。  过了一阵子,小安吉奥里耶里,这是个极其漂亮而非常潇洒的年轻人,他发现自己很难靠自己父亲给予的津贴继续在西耶纳生活下去,并且听说有一位红衣主教,这也是他的一位大资助人,已经作为罗马教皇的使节进入了安考纳的边境,他就决定要去见一见他,认为以这种方式可以改善一下自己的处境。就这样,在告知了他的父亲自己的这个意图之后,他与他达成协议一次接纳六个月该得的津贴,以使他可以穿戴得好一些、得到一匹好马、在形象上可以更荣耀一些。  由于他要寻找一位可以作为仆人的人随同自己前往,这件事情就被小佛尔塔尔里高知晓了,因而他就立即去见安吉奥里耶里并且乞求他,万分恳切的样子,让他带着自己一同前往,保证作为他的听差与仆从服务他的一应事务,在一切该有的花销之外不要任何薪水。安吉奥里耶里却回答说不能带他一同前往——他知道他有能力作为一个全方位的仆从,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他是一个赌徒并且时常会喝得酩酊大醉。可是佛尔塔尔里高回答说自己会坚决抵御这两件恶好,并且以许多誓言做下了保证,以致终安吉奥里耶里还是被他说动了心,就说自己准备要带他一起前往了。  就这样在一天早晨他们就出发了,途中在布恩康温托驻足吃午饭,在这里,吃过饭之后,由于天气极度炎热,安吉奥里耶里就在店中为自己设了一张床,在佛尔塔尔里高的帮助下脱去身上的衣服,就上床去睡觉了,并且嘱咐他在午后钟声响起时把自己唤醒。当他的主人刚刚沉睡过去之后,佛尔塔尔里高就直接去了一家小酒馆,在那里喝了一会儿酒之后,就开始与几位男子赌了起来,几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赢走了他的一些金钱,甚至连他身上穿的衣服几乎都要输掉了。到此时,他为了要翻本,就直接到了安吉奥里耶里的卧房中,身上只穿着一件短衫,看到他沉沉睡在那里,就从他的钱包里拿走了他所有的金钱,然后重新回到了赌桌旁,还是像先前一样把这些钱都输掉了。  当安吉奥里耶里醒来之后,他就从床上爬起来,自己穿好衣服并且问佛尔塔尔里高哪里去了。这位男子却到处都找不到,这样安吉奥里耶里就断定他一定是又喝醉了睡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完全符合他通常的行为——因而就打算把他留在这儿,自己到了考尔西格纳诺另寻一位仆人算了。  这样他就吩咐人们给自己的一匹马备鞍,把行李包裹放上去,可是当他准备离开去付账单之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身无分文了;这样就引起了一阵极大的骚动,旅店之中被吵得翻了个底朝天,安吉奥里耶里宣称自己被抢劫了,威吓要把所有的人都拿去西耶纳监禁起来。  正当此时佛尔塔尔里高穿着他的短衫出现了,他此来的意图是想跟先前拿走金钱一样拿走自己主人的衣服,而看到后者已经即将跨上马匹想要离开了,就开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安吉奥里耶里?难道说我们必须要上路了不成?看在上帝的份上,稍微等我一会儿;有一位男子即将要来到这里,我用背心在他那儿抵押了三十八个索尔迪,可他只要三十五个让我赎回,钱数压缩了。”  正当他说话之时,另一个男子进来了,对安吉奥里耶里证明是佛尔塔尔里高偷去了他的那些钱,证据就是佛尔塔尔里高在赌桌上输去的那些钱数;这样安吉奥里耶里就冲冲大怒起来,对佛尔塔尔里高说了一些极度难听的话语,而且要不是他害怕别的男子胜过害怕上帝的话,他或许就会对他造成不可想象的严重伤害了。接着,威吓着要把他的脖子勒起来或者放逐出西耶纳,他就一边跨上了自己的马匹。  佛尔塔尔里高,好像不是对他而是对另外的一个人,开口说道,“看在上帝的份上,安吉奥里耶里,停一会儿不要说这些愚蠢之极的话语了好不好——这根本就起不了多大作用——只要你想一想这个:要是我们立即赎回我的背心,我们就会仅仅花去三十五个索尔迪,而要是我们拖延迟到明天的话,他就会按借给我时的三十八个要钱;他之所以对我这么照顾,完全是因为我按他的建议拿它赌博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我们不借这三个索尔迪的时机至少改善一下我们的处境呢?”  安吉奥里耶里,听到他像这么说,就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特别是他发现自己正被别的一些在场的人们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们显然是相信,并非是佛尔塔尔里高输掉了他的钱,而是他自己拿着佛尔塔尔里高的钱不放一样)开口对他说道,“我到底跟你的背心有什么关系呢?但愿你被吊死算了!你不单单是抢劫了我的钱并把它们给输掉了,而且还在这里阻挠我继续踏上旅程,此时此刻你已经让我成为人们的笑料了!”  佛尔塔尔里高依然毫不退缩,好像这些指责都不是针对他的一般,说道。“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什么你不让我省去这三个索尔迪?难道你不认为我找个时候会把它们返还给你吗?请你赶紧,快这么做,要是你还为我着想的话。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走呢?我们今天晚上要到达土伦尼耶里还有好长富余时间,快点吧,掏出你的钱包来;因为我就算是搜遍了整个西耶纳,也找不到像这样一件适合我穿的背心;况且想一想我会让那个家伙只花三十八个索尔迪就拥有它!它要值上四十个或者更多,你这是让我加倍地在遭受损失了。”  安吉奥里耶里,看到自己先是被人抢劫了,此时又以这种方式被阻滞在这里与人和谈,几乎都要疯掉了,就决意不再对他作出任何回答了,而是掉转他的马头,循着土伦尼耶里的方向一路而去了,而佛尔塔尔里高,心中已经设下了一场巧妙的骗局,就身上穿着短衫继续在后面一路小跑尾随了他有两英里路还远,一直不停地在要求他的背心。  这个时候,安吉奥里耶里在快马加鞭一路前行,想要尽快脱离耳根子所受的这般糟扰,佛尔塔尔里高一眼看到前方大路旁田野之中有几位农民正在那儿劳作,就张口对他们喊道:“拦住他!拦住他!”听到喊声他们就跑上前来,有些手中拿着铁锨,有的手里举着鹤嘴锄,在大路上排成一列挡在了安吉奥里耶里的前面,他们认为是他抢劫了后面那位穿着短衫边喊边追来的男子,他们把他挡住并擒获了他。告诉他们自己是什么人一点用处都没有,他们根本就不听到底真正发生了什么。  而佛尔塔尔里高,一路跑上前来,满面怒气地说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没有让我杀死你,你这个不忠不信的贼竟然抢走了我的衣装!”接着,转身对着那些农民们,“快看,绅士们,”他说,“他把我弄成什么情形了,就在后面那家旅馆里,就在他首先输掉了自己的所有之后。其实我完全可以这么说,这全是出于上帝的帮助还有你们诸位的帮忙,我这才能追回我的所有,对此我将永远不止感谢你们。”  安吉奥里耶里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故事,可是他的真心话没有一个人会听。而佛尔塔尔里高,在众位乡民的协助下,把他一把从马上拉下来,把他浑身剥了个精光,然后把他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接下来,骑上了他的主人的马匹,他就离开了他,让他只穿着短衫光着脚留在那儿,自己一个人返回到西耶纳,并且到处宣扬说是他从安吉奥里耶里那里赢得了他的马匹及这些衣装。在此同时,安吉奥里耶里,他本来认为自己可以作为一个富有之人的样子前去边境拜望红衣主教,这时只好返回到了布恩康温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身上连外套都没有。而这幅惨象让他不敢直接回到西耶纳,而是先借来了一些衣物,骑上佛尔塔尔里高先前所骑的那匹劣马,去往他在考尔西格纳诺的亲戚那里,跟他们在那儿居住了一些时间,直到他再次从父亲那里接到一笔津贴为止。  就是以这个方式佛尔塔尔里高的欺骗行为严重挫败了安吉奥里耶里的大好前图,尽管他的无赖行径在不远的将来与合适的地方,并不是没有受到他的严重报复。   共 31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良生活习惯是非细菌性前列腺炎的元凶
黑龙江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剑胆寒箫客

下一页:未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