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白芽伯亚

2019/09/14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林湘芸是我母亲,是郑家村公认的美人胚子。林湘芸写得一手好字,还有一副金嗓子,歌声清脆悦耳,学鸟叫猫叫简直惟妙惟肖。只是,林湘芸是个疯

林湘芸是我母亲,是郑家村公认的美人胚子。
林湘芸写得一手好字,还有一副金嗓子,歌声清脆悦耳,学鸟叫猫叫简直惟妙惟肖。
只是,林湘芸是个疯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几天正常。走到哪里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嘻嘻哈哈,再不就是反复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这些天书似的独创歌词。

2
林湘芸19岁那年,嫁给了 4岁的父亲。
林湘芸以前不疯,生下我后,不知怎么就疯了。
听说,林湘芸生下我,看到我时眼睛都直了,神经突然短了路,嘴里不停地说长大,长大,我生了一个长大。
父亲吓了一跳,但见到我,又高兴了起来,花钱请有学问的人给我取名叫郑常冲。
林湘芸疯了,谁也不认识,谁的话也不听。一会儿倒掉红酒蛋,一会儿说要把我扔到大河里去,不肯给我喂奶。
看到饿得哇哇大哭的我,父亲没办法,只好用绳子绑住林湘芸,强灌她吃东西,坐在床边抱着我一口一口地吃奶。
我吃奶的时候,林湘芸变得温柔起来,泪水滚滚,一声一声地喊:长大,长大,要长大。


我两岁后,林湘芸的疯病时好时坏。
正常的林湘芸,会帮着家里做事,甚至还会教我唱歌背古诗。
疯了的林湘芸,只会哭闹乱跑,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
村里人从来不叫林湘芸的名字,大人小孩都是喊她林疯子。
林湘芸分不清长幼尊卑,跟着村里的长辈叫奶奶郑四婆,跟着村里的小辈叫父亲郑哥哥。
林湘芸常做笨事,常被奶奶打骂。后来,林湘芸做的坏事多了,父亲也开始打骂她。再后来,父亲不叫林湘芸湘芸了,而是直接跟着村里人喊她林疯子。
林湘芸经常忘记自己是谁,但是她记得白芽伯亚,她记得我是她的长大。
每天放学,林湘芸都会到村口来接我,有时还给我一个番茄,有时给我一根甘蔗。
小时候,我曾经依恋过林湘芸,在她怀里撒娇地叫妈妈。大些了,我直呼林湘芸的名字,还经常不理睬林湘芸。不过,如果实在饿了,我就一把抢过她手上的东西,一边跑一边吃。

4
因为有林湘芸这样一个疯娘,我从小就被人看不起,我从小就自卑孤僻。
我打心底里讨厌林湘芸。我不明白,精明的父亲怎么会娶了林湘芸这样一个好看不中用的疯女人。
我受不了林湘芸一天白芽伯亚白芽伯亚的唱。一听到林湘芸唱歌,村里的小孩子就拍手欢迎:林疯子,白芽伯亚,唱得好,再唱一个。
林湘芸兴奋地唱着笑着,时不时还学着小孩子们摆腰肢扭屁股。
林湘芸偷别人鸡窝里的鸡蛋,抢小孩子手中的糖果。有人来告状,林湘芸就要被奶奶打骂:林疯子,你再乱来,我把你关起来。
林湘芸呢,嘻嘻一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林湘芸偷到好吃东西,总要给我留一半,说长大吃,吃了长大。
我才不领她的那股子疯情,接过来就扔到地上,还附上一句:脏死了,我不吃,你偷东西,奶奶和爸爸又要打你。
林湘芸唱着白芽伯亚白芽伯亚,一下就跑得没的踪影。

5
奶奶和父亲每次打林湘芸,我都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我巴不得他们下手重点,把林湘芸打死了,父亲就可以重新找个正常女人回来,我们家就跟别人家平等了。
有一回,我跟村里的吴三娃闹矛盾。吴三娃为了报复我,就让林湘芸喊郑常冲是她爷爷。林湘芸一连大声地喊了三次:郑常冲是我爷爷,郑常冲是我爷爷,郑常冲是我爷爷。
郑常冲,听到没有,林疯子说你是她的爷爷。吴三娃和一群孩子大声起哄,用手指着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气得差一点吐血。冲上去跟吴三娃打了个天昏地暗。
林湘芸在一边拍手欢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
我和吴三娃被各人的家长背回去,父亲用木棒打了林湘芸一顿。
事后,奶奶看到林湘芸身上的累累伤痕,不忍心地说父亲,她再疯也是你床上的女人,也为你生了个儿子,你下手也太狠了。
父亲神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林湘芸在床上小声地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
疯子,你怎么疯不死呀。我不禁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

6
我恨老天不公平,别人都有一个正常的母亲,为什么我没有。
中考的时候,我们乡村学生统一到城里去考试。
林湘芸见不到我,大哭大闹,在村里到处乱跑,喊着长大长大,唱着白芽伯亚白芽伯亚。害得父亲跟着她折腾了整整一夜。
林湘芸越来越疯,不光乱骂人乱打人,还光着身子往村口跑。
父亲打得再狠,林湘芸也要往村口跑。没办法,父亲只好用绳子把林湘芸五花大绑起来。
林湘芸不能动弹,就高声喊长大,大声唱白芽伯亚。
我考试完回家,奶奶和父亲忙着给我弄好吃的。
林湘芸被绑在床上,眼泪滚滚地望着我,惊喜地叫着唱着:长大,长大了,白芽伯亚,白芽伯亚。
林湘芸瘦了许多,我有些同情林湘芸。我对父亲说,把她送到医院医一下。
父亲摇摇头,送疯人院一个月好几千,她这种病不好治的。再说,我的钱是存着给你读书的。

7
高中三年,我只有寒暑假才回家。
每次回家,林湘芸都站在村口。
奶奶说,林疯子天天都站在村口,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说长大,长大了。
村里人都说林疯子,认不到天认不到地,认不到自己的男人,但是认得到她的儿子长大。
我也知道,林湘芸是喜欢我的。可是,她是疯子,我不稀罕一个疯子的喜欢。
看见我时,林湘芸欢天喜地。又是唱又是跳:白芽伯亚白芽伯亚。然后给我一个用脏糊糊的番茄或者红苕。
我懒得林湘芸,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快步向前面走。
林湘芸嘻嘻哈哈,像个小孩子一样跟在我后面:长大,长大了。

8
上大学的第三年,我回家,林湘芸没有在村口等我。
走进家门,我问父亲,她呢。
父亲叹息着说,十天前,她不见了,我估计,她可能是去找你了。
她找我,她疯疯癫癫的,连我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怎么找得到我?我急了,要跑出家门找林湘芸。
父亲拉住我的手,说,没用的,村子里能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她。
她有疯病,你怎么不把她看好,你怎么不把她绑起来?我责怪起父亲来。
父亲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膝间,不住地说:我没有看好她,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我从不没有这样牵挂过林湘芸,我泪眼朦胧,一口气跑到村口,使劲捶打自己的身体。
我在报纸上电视上网络上刊登寻人启示,寻找林湘芸的下落。

9
一周后,我接到一个外地女人的电话。
她在电话里说她知道林湘芸以前的情况,说林湘芸是她的高中同学,跟一个姓白的男生相恋,怀上孩子,被父母赶出家门。林湘芸找到姓白的,姓白的不愿意负责。林湘芸气得投河自尽,被一个四川农民救起……
第二天,我对父亲说了女人给我打电话这件事。
父亲沉默了好久,说:是的,当年我正好路过救了她,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嫁给了我,我带她回了资中。
只是,想不到,生下我时,林湘芸发现我太像姓白的了。爱恨交织中,林湘芸虚弱的神经彻底崩溃了。
林湘芸,可怜的林湘芸。我的心疼得很厉害,泪不可抑制流了下来。
我一下理解了林湘芸的疯。
一次真爱就是一次生死,林湘芸在用她的整个生命爱那个姓白的。林湘芸为姓白的轻生,为姓白的疯狂。
一年多时间里,我和父亲疯了一般,到处寻找林湘芸。
可是,林湘芸像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10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留在城里发展,而是选择了回到资中,回到郑家村。
我当选为郑家村的村长,郑家村是我生长的地方,郑家村对我恩重如山。我要回报郑家村,我要用学到的知识,引导村里人用科技致富。
每天忙完村里的工作,我都要站到村口张望。因为,我怕林湘芸哪天突然回来,见不到我转身又走了。

11
我25岁生日那天,家里来了许多客人,我领着女朋友小菲一桌一桌向客人敬酒。
白芽伯亚,白芽伯亚,一阵熟悉的歌声从村口传来。
我扔下酒杯,不顾一切向村口冲去。
警车旁边,消瘦苍白的林湘芸唱着笑着,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妈妈!我伸出手,紧紧抱住林湘芸。泪,如村子尽头的小河,放肆奔流。
林湘芸左手摸我的胸,笑:长大,长大了。林湘芸右手摸我的背,唱:白芽伯亚,白芽伯亚。
那一瞬,我觉得林湘芸唱的白芽伯亚,是世界上动人的歌。

共 2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白芽伯亚,这天书似的独创歌词,却隐藏着一段历经生死、揪心牵魂、爱恨交织的旷世苦情,揭开的秘密令人心弦震颤。疯女不疯,白芽伯亚,原来是一首世界上动人的歌。小说文笔流畅,层层深入,布局精巧,故事荡气回肠,感人至深。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5-04 08:00:15 纠缠的爱恨,诞生出了白芽伯亚谜一样的歌,牵出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细品美文,问好作者! 联系QQ:1071086492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5-05 19: :50 谢谢上官竹老师编评,问候!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孩子中暑怎么办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止泻吃什么东西效果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