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足协麻烦事一大堆韦迪你在哪儿内部已人心惶

2018-08-07 15:50:51

到昨天为止,韦迪仍未现身足管中心。对于“足管中心主任、党委书记易人”的传闻,体育总局及其有关方面仍没有作出正式回应。但“一把手”缺席却给足管中心留下一系列未尽事宜。中国足球的一些具体工作如何落实,足管中心上下茫然不知所措……

职业联赛“当务之急”无人拍板

上周有关“韦迪将被调离中国足协”的爆出当天,韦迪曾召集足协职业部、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就大连足球事务进行业务讨论,然而随着传闻爆出,韦迪彻底“蒸发”。本周早些时侯,职业联赛部门有关新赛季中超俱乐部注册材料的首轮审核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实德报交材料缺项较多,但是对于其能否通过审核,协会工作人员并不能给出明确答案。据悉,相关审核报告已提交给分管联赛的协会副主席于洪臣,但是由于作为协会“一把手”的韦迪一直没有上班,整个事情的处理也被暂时搁置起来。

目前,与此事有关的上海申鑫、北京八喜也都忧心忡忡。他们虽已做好“入超”、“入甲”准备,并已提交申报材料,但若实德资格获认可,他们的保级希望仍将破灭。同样需要韦迪“拿意见”的还有申花中超资格的审查,目前申花俱乐部也同样面临材料缺项较多的麻烦。一位协会联赛部门工作人员说,“往年这个时侯,我们已经差不多将新赛季的大致赛程拟好,但是现在,连新赛季中超队伍数量都难确定,一旦实德、申花这边出状况,就会给咱们职业联赛20周年填堵啊。”

“城市足球”能否前行成疑问

韦迪在2011年3月的一次工作会上曾描述中国足球的发展轨迹,“中国足球发展,心思不能仅集中在国家队、职业联赛,中国足球病源是基础不扎实,我们要在娃娃足球上下工夫……”半年后,一套全新城市足球布点蓝图在韦迪头脑中勾勒完毕。经过一年多调研评估并广泛征集足球界各方专家的意见后,中国足协将大连、青岛、成都、广州、武汉五城市列为城市足球首批试点。去年底,计划启动仪式在京举行。

然而仅过一个月,韦迪离开足协的消息就传开。成都足协秘书长辜建明16日深夜闻听传闻后,连夜致电中国足协相关负责人核实信息真伪。对于城市足球的未来,他和其他几地足协的负责人均表示忧虑。其中一人这样说道,“为了城市足球的启动,韦主任和各地足协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好不容易争取到各城市政府的支持,如果足协领导易人,足协每年1000万的城市足球发展基金能否到位?鼓励城市足球发展的相关政策还能否延续?”

青少年足球项目前景不明

摒弃急功近利、狠抓青少年足球基础薄壁黄铜管
,这是以韦迪为首的中国足协领导班子所倡导的“足球发展理念”。入主足管中心这三年,他在青少年足球扶持上一直不遗余力。除号召各地足协、俱乐部出资、出力外,韦迪还曾多次到国际足联、亚足联,为中国足球青少年留洋争取优惠政策。2010年夏天和2011年春天,他曾专程拜会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恳请FIFA在打破青少年足球政策壁垒方面给予中国足球通融。虽然国际足联至今仍未“松口”,但韦迪的这份虔诚仍感动了布拉特,中国足协近年来与西班牙、德国足球的接洽、合作,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国际足联的牵线搭桥。即便困难重重,韦迪任期内中国足协仍与“”、万达、河北精英等企业建立合作,将一批又一批足球青少年送到先进的欧洲足球大地上。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留葡青少年无法踢上当地同龄系统联赛的难题开始让家长和孩子感到困惑,有家长甚至找到中国足协提出“退出留洋”。就在这个当口,韦迪即将调离的传闻加剧了家长的忧虑,而同时感受压力的还有送孩子们出国的企业和经纪人。“一旦韦迪离开足协,这些项目还能否执行完毕?新的足协领导会不会推翻这类计划?谁来解决留洋少年已经暴露出的难题?”一位足协人士问道。

国字号何去何从难断

今年,国青女足、国少女足、国少男足将面临新一周期的组队,中国足协原计划于本月底正式启动3支球队教练团队的竞聘工作,然而韦迪离开足协的传闻使得这项工作暂时停滞下来。按计划,中国足协欲从本土教练中选拔一批年富力强的佼佼者分别率领各支国字号青年军,不过,若新的足管中心领导到位,那么这一思路会否被贯彻也成疑问。此外镀锌铁卡
,中国足协原计划于近期“扶正”国家女足少帅郝伟,相关的批复已报交体育总局,但协会班子人选若发生变化,协会领导可能重新分工,那么郝伟转正的问题就有可能产生变数。韦迪在任期间,原国青主帅里克林克的“合同变更”工作仍悬而未决。据悉,中国足协与他此前进行的两次沟通都不顺利,这一切恐怕也亟待新的足协领导班子审慎应对。

足代会一推再推

如果说韦迪在任这三年有什么遗憾,那么全国足代会迟迟未召开无疑是遗憾之一。从2010年1月火线“救火”足协开始,韦迪班子一直积极筹备新一届全国足代会,然而受“足球案”等因素影响,会期被一推再推。韦迪直到去年春天才通过特别会议获得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合法身份。据悉,韦迪希望借足代会之机,一方面理清中国足球发展的脉络,同时理顺原本混沌不清的中国足协内部机构。“大协会、小中心,管办分离”是他足球改革思路的标志内容,然而当“中国足球未来十年发展规划”已经过18稿修改后准备正式出台时,韦迪本人却接到“下课通知”,全国足代会何时能开?会议能否解决中国足球的实际问题?中国足协如何落实机构调整?一系列重大问题的解决也暂时没有时间表。

此外,去年夏天足球案正式审结完毕后,国际足联已经多次致函敦促中国足协对涉案人员、单位进行行业处理,韦迪也为此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但对于具体处理方案,韦迪班子至今也没有给出。

足管中心“帅印”谁接谁烫手

近一段时间,外界盛传体育总局政法司司长张剑将取代韦迪出任足管中心主任。据了解,这个位置的人员更替快也要到本周五才会有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谁入主足管中心,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中国足球的贫瘠,也不能彻底消除困扰中国足协多年的内部矛盾。难怪一位足协元老人物这样说道,“足管中心一把手的岗位是块大山芋,但谁接谁烫手。”

韦迪是否下课还有待事实印证,但无论韦迪还是几位前任谢亚龙、阎世铎,初来乍到足协时都是名副其实的“外行”,他们虽各有所长,但对足球的生疏让他们耗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学习足球。韦迪在听到下课传闻前,刚刚把百余名青少年送到欧洲,当熟悉足球的他们准备进一步放开手脚落实自己的足球理想时,却一个个被叫停。

传说中接替韦迪的张剑有着北大法律专业背景,他或许可以填补中国足球规则的漏洞,但即便业务能力再突出木纹铝方通
,他也需要时间熟悉足球。目前亟待中国足协班子解决的业务难题很多,而目前在传闻滋扰下,中国足协内部早已人心惶惶,很多员工都在担心自己未来的工作前景,如何让他们安心工作,恐怕也是协会领导需要谨慎应对的问题。无论谁接替韦迪,都难免接手中国足球的“烂摊子”。

韦迪搞足球“从零到六十”

若不是临危受命,韦迪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离开带给他辉煌荣誉的水上中心,而来到足管中心这块“是非之地”担任一把手。三年来,曾经身为足球门外汉的韦迪渐渐对足球熟悉、了解。一位韦迪身边的密友这样形容韦迪这三年,“从一个‘救火兵’到足球工作者,到足球爱好者,三年改变了韦迪对足球的认识,也让他真正爱上这项事业。所以离开这个岗位,他既不甘,更不舍。”

韦迪初来足协时,水上中心曾设宴欢送他。据说席间老韦曾对老朋友们表示,自己以前从来不看足球。两年后的一个夜晚,足管中心一位实习工作人员因临时回中心取东西意外遇见了韦迪,原来韦迪因担心打扰家人而选择留在办公室观看足球比赛转播。对于这个细节,一位曾经对韦迪非常不看好的足协元老不由慨叹,“三年前的韦迪对足球知之甚少,所以总闹笑话,但他顾不上反击,而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与钻研上,在老韦的办公桌上总会有各种专著和书报,他每天仅有5小时睡眠。”

2010年秋天,在京参加国字号备战会议的成都足协秘书长辜建明对足协一系列“听上去很美却不切实际”的空洞口号不由感言,“韦迪也没戏”,然而两年后同样在北京天坛饭店出席城市足球启动仪式时,他却跟不少业内人士说,“老韦这几年足球水平真的提高很快。”也有足协内部员工这样评价老韦这三年,“三年前老韦对足球的了解是‘零’,三年后的今天是‘六十’,可惜他恐怕再无涨分的机会了。”

文/本报 肖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