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暗血时代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置我于何地

2020/01/24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置我于何地?新舰这边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五序与第三个乌怒人还在整理备份信息,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它们足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置我于何地?

新舰这边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五序与第三个乌怒人还在整理备份信息,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它们足足抽掉了三分之二的卓尔人,才能勉强保证整理的进度。

自从电封闭后,五序就兼任了电以前的分工,在三大族里,几个乌怒人和戥都担任新舰中自己最为擅长的部分,而五序则更像是一个万金油,安全部的事,需要它的时候,它能参与一下,科技上的时候,需要它的时候,它也能参与一下,就是戥的战争事务上,也不乏它屡屡出现的身影。

虽然在每个领域,它可能都比不上最为突出的那几个人,但是反过来,全舰也只有它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有能力参与到每以个领域。

就是楚云升的禁术完善,也是它带着一个阵列的卓尔人协助完成的。

因此,整个新舰里,最繁忙的人还不是担任舰长的戥,而是五序,时常楚云升返回新舰,能第一时间见到戥,却见不到它。

这次也是一样,不过楚云升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再特别地去找它,他快速地看了一下三十七舰种族为主建立的诸多实验空间情况。

最近,它们陆续出现了一些成果,比如拔异与何团长的问题,据说已经进入到模拟阶段,类荑族皇族也获得了一些进展,就连德斯也修炼极快,已经有了第五元天的古书层次,很快就要达到第六元天。

唯一毫无进展的就是乌怒人雷的秘密实验,让雷很尴尬,不过它出了一个绝招,竟然残忍地将自己种族的小乌怒人强行移植塞入到一个人类试管生命体中,遭到第三个乌怒人的强烈抵触,但木已成舟,据说这段时间,长大了不少,楚云升也没时间去查看。

他在新舰没有待太久,随后进入气泡世界。向岿灵主那里的天羽族人方向追溯而去。

追溯的过程,仍需要小长羽的协助。

如今,小长羽在新舰中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度,除了还要受到安全的严密监控。基本能够在第一二层信息世界进出。

她是一个不太关心周围事情的人,但仍然被新舰中繁忙的各族生命所震撼,偶尔交流的时候,她竟有一种感觉:或许是她被关的时间太久了,与这些人似乎都产生了时代的鸿沟。

尤其是当她看到一个嗷卡人孩子埋头苦读的场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当年拿着大木棒子什么都吃的嗷卡人吗?

随后再看到一个个被海国大殿主带的好像都成了知识分子的海族人,又看到许多在战队中训练的卡旦人,人模人样地严肃地位于各种复杂的仪器操控台上,那里还有当年大路之上金甲赫赫刀剑如林的景象?

那些曾佝偻在地底的小人,如今虽然依然胆小,但开口说的话,她已完全听不懂,只能远远地看着它们要么分析着一副星图,要么分析着一副微观粒子图,说着她根本没听过的词汇。

最让她震撼的还是冷星人。那个与地球人有着一样外形的黑发人,与地底小人有着相似尾巴的蓝发人,已经从差点被灭族的地步,走到了如今底层的中坚程度!

除了地球人,还有一些在这里接受监控的星空生命,整个底层,几乎无任何种族可以与它们争锋了,小长羽都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做到的?

就连地球人,也是因为分部太多,各个领域都有他们的身影。据说飞出去的三千飞船中的奸商,就是地球人为主力……以诸多分部合集在一起,才勉强压过高速发展的冷星人一头。

听说,底层世界的这几个小三大族。都要冲击第二层世界了!

时代的洪流在无声中碾压而过,轰轰烈烈地奔向新的辉煌!

她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天羽族童话故事中的卡丽尔,一觉醒来,这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她一点都不认识了,充满了各种稀奇古怪。各种匪夷所思,但却不知为何第一次吸引她的好奇,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变化的?

就在不久前,因为她临时的编号放在了拔异的枢机团里,去可那里备了一下份,竟然看到许多准备冲击更高境界的枢机们,聚集在一起,手中拿着诸多实验室的资料,议论纷纷。

有的说这个好,有的说那个才可靠,然后又各自列出一串长长的数据记录,相互比较,最终谁也没说服谁,各自去了各自看好的实验室。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特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如今枢机晋级居然不在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地方,而在公开的各个实验室中,晋级的时候,有许多人员协助分析各种生命状态参数,随时进行纠正,成功率极高,而且十分安全。

据说,海国大殿主与三十七舰合作的一个实验室是一个热门实验室,许多源门枢机都愿意找海国大殿主。

而当她见到海国大殿主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那个拿着数据图,穿着科研制服,在一堆公式中,与其他科研人员争论得面红耳赤的那个海族人,真的是当年威震四海的大洋枢机吗?

走着看着,看着走着,她渐渐地被吃惊地有些麻木了,而麻木后的一天,她忽然惊觉,从未有过的后悔!

当初,为什么要将所有的天羽族人送走呢?

如果她们留在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和地底小人一样说着让人听不懂的专业词语?会不会像冷星人一样意气风发?会不会像海国大殿主一样激扬争论?会不会像那个嗷卡人孩子一样埋头苦读?

她后悔了,深深地后悔了。

她更自责于自己的无知,却以为自己没有做错。

当她听到楚云升要去岿灵主那里,要将洛纱等人族人接回来,她从所未有的欣喜与期待,仿佛再一次看到了族人们的希望。

给楚云升带路的任务,她完成的非常出色,然后,回来后就忙着给自己的族人联系合鎍生命创办的“学校”——那是被刺恶哄着逼着办的机构,全舰如今最低等的几个学习机构。

……

岿灵主的座舰平台上,楚云升很“愤怒”。

岿灵主本来不想见他的。但是楚云升来去无踪,神出鬼没。

“这就是你们合作的诚意吗?”楚云升飘临在平台上,冷冷地道:“我等到现在,一个你们的灵主影子都没有见到。白白错失了良机!”

岿灵主解释道:“我们的确已经通知了愔灵主,但距离太远了,它要赶到也需要时间。”

楚云升道:“如果你们没有犹豫,收到我们的信号就出发,现在早到了。”

岿灵主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当即反击道:“如果真有这么紧急,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过来一趟?”

楚云升却一口咬定道:“我已经在信号中说的很清楚了,我不能离开,一离开就会失去目标!”

岿灵主既不想与楚云升谈崩,也不想与楚云升再无意义地纠缠这个问题,便说道:“现在已经这样了,你没办法,我也没办法。”

楚云升语气也缓了缓,他与岿灵主本身没有矛盾,不过是为了将洛纱等人弄走:“不过。我需要重新考虑与你们的合作,你若坐不了主,就让能做主的人来谈吧,不过,先将我的人送回去,能不能谈成再说,像现在这个样子,以后将如何互信?”

岿灵主犹豫了一下道:“能做主的一个灵主已经走了。”

楚云升也不是真的在意要和谁谈,接着道:“我的人呢?”

岿灵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它们是你的人吗?”

楚云升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它们到底怎么了?现在在什么地方?”

岿灵主叹息一声道:“这件事。你不要再问再管了,反正还是有天羽族的生命供给你过来,其他人你就不要问了。”

楚云升沉声道:“我的人我为什么不可以问?”

岿灵主再次反问道:“它们真是你的人吗?”

楚云升可以确定出什么问题了,道:“岿灵主。它们到底在哪里?”

岿灵主叹息道:“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你好,你阻止不了任何事情发生,你说是你的人,那好,我问你。你是它们的灵主,还是它们的契约是你的?”

楚云升沉默片刻:“亿灵主还活着?它来了?”

岿灵主再次叹息一声,终于道:“它们被带走了,被我们的一个灵主,你所问的那个能做主的灵主带走了。”

楚云升没想到真出问题,而且还是新神国的灵主所为,问也不问一下,私自就将洛纱等人带走,根本就是无视所谓的合作。

他道:“去哪里了?”

岿灵主既然开始说了,就没有再隐瞒下去:“你和我猜的没错,亿灵主没有死,它和那位灵主谈好了一个合作,条件之一,就是将天羽族的那个枢机以及一些天羽族人交给它,人家是天羽族的灵主,就是不给,一个念头也能杀死那个小枢机,这事它们自家的事情,你又何必管?”

楚云升这时候才真正地冷笑道:“原来你们已经与亿灵主合作了,那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合作的可言?岿灵主,没人比你更清楚我和亿灵主是生死大敌,你们这样做置我于何地?另外,你说的没错,天羽族的契约是亿灵主的,但它做不了它们的主!”

岿灵主试图解释道:“左旋在这里的实力很强,我们需要做一些安排,尽量减少敌人,带走那个小枢机的我们灵主,曾与左旋有些灵一直在一起接触过,我能告诉你的就只能这么多了,我和你一样不想亿灵主活着,但这是事实,没有办法。”

楚云升沉默了一会,道:“岿灵主,你能告诉我这些事,我也保证,我们之间私人合作依然有效,最后,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的那位灵主向那个方向去了?”(未完待续。)

酒泉市人民医院
攀钢西昌医院
赤峰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石家庄儿童牛皮癣医院
柳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