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战气凌霄 第2240章 杀手锏

2020/02/15 来源:佛山信息港

导读

战气凌霄 第2240章 杀手锏“该死的,我杀了你!”天鹰闻言,双目猝然变得一片赤红,右手狠狠力,那被掐住脖子的长老,立刻肉身崩溃,残魂

战气凌霄 第2240章 杀手锏

“该死的,我杀了你!”天鹰闻言,双目猝然变得一片赤红,右手狠狠力,那被掐住脖子的长老,立刻肉身崩溃,残魂泯灭而亡!

天鹰并非三岁孩童,自是不会相信此人的鬼话,他知道,此人一向是大伯天广的心腹手下,父亲的死,此人一定也有份参与!

“孽障,你敢残杀宗门长老?”就在那名长老身亡魂消的一瞬,虚无空气蓦然一阵扭曲,出现一个巨大的赤红漩涡,走出了一人!

此人,莫约四十五六岁左右,身穿一袭赤金色长袍,衣服领口绣着一只巨大的妖狼兽,刚一出现,立刻有着一股堪比虚圣中期巅峰境界的逆天修为,轰然爆!

“宗主救我!”

“属下拜见宗主!”……

随着中年男子的出现,所有长老弟子,齐齐扯着嗓子疯狂呐喊起来,一个个目中露出浓浓狂热!

来者,正是天狼宗代宗主,天鹰的大伯,天广!

“宗门规定,残杀同门者,杀无赦,杀害长老,罪加一等,孽畜,还跪下伏法?”天广威压开口,眉头猛地一掀,毫不掩饰对天鹰的杀机,话语间右手抬起向着天鹰狠狠一拍出。

立刻妖气滔天,瞬间化作一只巨大的血掌,好似遮天蔽日,无情向着天鹰碾压而来!

“该死的老贼,你杀我父亲,还有脸在此谈宗门规矩?我和你拼了!”天鹰目赤欲裂,状若疯癫,右手抬起紧握成拳,狠狠一拳向着天广轰出!

“不自量力!”天广目中狠辣一闪而过,整个身子蓦然化作一道残影,疾驰冲出。

“小畜生,和你死鬼父亲去作伴吧!”天广带着狞笑,一步临近,巨大血掌轰然加,狠狠向着天鹰脑门dǐng拍落。

天广度虽快,但6天羽的度更快。

几乎就在天广临近天鹰的一刹,6天羽已然好似凭空出现,大袖一挥之下,将天鹰卷走,右手抬起,一拳轰出!

“轰隆隆!”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炸响,天广出的血掌,直接崩溃,他老脸剧变的瞬间,6天羽的拳头,已然带着毁天灭地之威,重重砸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澎的一声,天广口出鲜血,整个身子好似断线的风筝,蓦然吐血倒卷!

就在天广飞出的一刹,6天羽右手伸出,虚虚一抓,立刻化作一只巨大的五彩手掌,好似老鹰抓小鸡般,将其生擒活捉,在众天狼宗长老弟子惊骇欲绝的注视下,轻轻一甩,丢到了天鹰脚下。

“天鹰,杀了他,为你父亲报仇!”6天羽淡淡开口,对着那哀嚎惊天的天广,努了努嘴!

“天广老贼,去死吧!”根本无需6天羽吩咐,天鹰已是目露浓浓赤红之芒,扬起钵大的拳头,狠狠一拳向着地面的天广砸去!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天鹰下手自是毫不留情!

“天鹰,住手,你若胆敢杀我父,你娘立刻就得魂飞魄散!”眼看,天鹰的拳头,就要无情砸在天广身上。

可就在这时,一个响彻九霄的咆哮嘶吼之音,却的带着惊天杀机,轰轰响起。

声音传来,天鹰整个身子不由剧烈一颤,猛地抬头,一望之下,拳头再也不敢落下。

只见从那天狼宗正殿方向,正有着一道耀眼夺目的长虹,飞疾驰而来。

长虹内,依稀可辨,有着两人存在,其中一人,乃是一名莫约二十七八,剑眉星目,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另外一人,则是一名年过半百、风韵犹存的妇人,此刻正目露浓浓绝望,被年轻男子掐着脖子,提在手中,如飞而来!

“娘!”天鹰双目猝然一片赤红,那妇人,正是他的娘亲。

其极快,几乎眨眼便已临近,澎的一声炸开,稳稳降落在了天鹰前方百丈处。

“天鹰,将我父亲放回,否则的话,休怪本少辣手无情,直接将你娘亲掐死!”年轻男子相貌虽然颇为俊朗,但此刻却是急怒攻心,面目狰狞,蓦然向着天鹰一声低吼!

“天逸,放了我娘!”天鹰下意识的一把抓起地上的天广,与天逸针锋相对!

“你先放!”

“你先放!”……

两人异口同声,几乎同时开口!

但,两人都非傻子,自是不会先放人,免得陷入被动,投鼠忌器。

见此一幕,6天羽不由眉头微微一皱,略一沉吟,立刻踏前几步,缓缓开口:“两位,听我一言!”

“前辈,请讲!”天鹰diǎn了diǎn头。

“你是谁?”天逸立刻怒目相向,望向6天羽的眼神,饱含浓浓的狠辣与怨毒,他知道,今日的一切,全都是因为6天羽的缘故,若非他相助,恐怕自己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了!

“我是谁不重要,既然两位都不肯让步,那不妨取折中之法,一起放人如何?”6天羽神色平静,缓缓劝道。

“好!”天鹰闻言,毫不犹豫diǎn了diǎn头!

“哼,我为何要听你的?”天逸闻言,却是一声冷哼。

“若不肯听我的,那算了,你们一起将对方的父母都杀死吧!”6天羽大袖一甩,不再理睬。

“天逸,你这丧尽天良的小王八蛋,你……你还不度按照他所説的去做,莫非你想谋杀为父不成?”天广闻言,立刻老脸剧变,嘶声叫骂起来。

“好,我们一起放人!”天逸咬咬牙,目光阴冷的扫视了天鹰一眼,“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放人!”

“好!”天鹰连连diǎn头,在其心目中,就算一百个天广加起来,也比不上娘亲的性命重要,仇可以不报,但娘亲,却不能出事!

“一!”

“二!”

“三!”

就在三字出口的一刹,天鹰与天逸齐齐大袖一甩,卷着手中的人质,抛向了对方。

“娘,您没事吧?”接住娘亲,天鹰立刻关切的询问了一句

,与此同时,更是毫不犹豫右手按在娘亲的后背之上,疯狂向着她体内输送能量,助其运功疗伤!

而反观天逸,却是大袖一挥,卷着天广,将其送出老远,啪的重重摔落在地,直摔得天广眼冒金星,四肢抽缩,张嘴连连喷血不止!

“该死的小畜生,你……你不得好死……”天广躺在地上,虚弱怒骂不止!

“小畜生,受死!”就在救出父亲的一瞬,天逸立刻目露滔天寒芒,蓦然一步跨出,向着天鹰,轰出了一拳!

这一拳轰出,立刻令得风云色变,地动山摇,赫然化作一只巨大的血手掌,带着恐怖的毁灭之威,无情向着天鹰无情碾压而去!

一掌出,所有天狼宗长老弟子,齐齐身子剧烈一颤,双目猝然睁得滚圆,其内尽是浓浓的不敢置信与惊骇欲绝之芒。

他们万万没料到的是,天逸的修为,居然达到了一个如此恐怖的程度。

“这……这是老祖的血杀拳!”

“没错,血杀拳,乃是我天狼宗最高秘法,唯有老祖一人才能成功施展,天逸是何时学会的?”

随着天逸一拳轰出,就连一旁的6天羽,亦是不由得大吃一惊,内心蓦然涌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面对天逸那一拳,他有一种近乎真实的错觉,好似这一拳内,蕴含了一股浓浓的沧桑轮回气息,好似修炼了无穷岁月一般。

这,明显与天逸的年龄不符,眼下的他,明明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龄,怎么可能修炼无穷岁月?

事出反常必为妖!

在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6天羽毫不犹豫右手一抖,血色小旗立刻迎风一展,瞬间化作滔天血浪,滚滚翻腾中,直接将天鹰淹没,形成一层强大的防御,挡在了前方!

轰鸣炸响之音,在天逸的拳头与血浪碰撞之际,骤然惊天!

下一刻,无穷无尽的血浪,向着四面八方倒卷飞扬,天逸那一拳,亦是迅土崩瓦解,化作缕缕烟雾消散!

天鹰脸色煞白中,身子猛地一个跌撞,直接从那血浪炸开位置,无情抛飞而出!

“该死的,天逸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强了?”稳住身形,天鹰望向天逸的眼神,瞬间被浓浓的惊骇充斥!

别人或许不了解天逸,但天鹰这个堂弟,却是心知肚明,天逸虽説是宗门天才,可其修为,也不过刚刚进阶到虚圣初期巅峰不久,怎么可能就连6前辈的法宝?都无法抵挡?

但天鹰的疑惑,很快便迎刃而解,他双目瞳孔急剧收缩间,只见天逸蓦然一声低吼,整个身子居然以着肉眼可辨的度,疯狂膨胀起来,几乎眨眼间,便化作一dǐng天立地般的巨人,硬生生映入众人眼帘。

这,还并非令得天鹰震惊的只要原因,他真正震撼莫名的,乃是在膨胀途中,天逸的容貌,竟然开始急剧变幻,迅由人,化作了一只巨大的妖狼兽!

“天……天狼老祖!”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变成天狼老祖了?”……

见此一幕,众长老弟子齐齐神色大变,目中骇然,瞬间达到极致!

眼前的天逸,明明就是天狼老祖!

“该死的,我明白了,天逸,没想到你如此的丧心病狂,居然欺师灭祖,连老祖宗都敢吞噬!”天鹰从震惊中清醒,立刻蓦然一声低吼!

“哈哈,你説得不错,老祖早已被我吞下,沦为本少修为壮大的滋补品,现在,本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阻我?”天逸哈哈一阵狂笑,滔天妖气,崛空而起!

这,才是天逸真正的底牌,最终杀手锏!

标签

友情链接